探析白族民居建筑木雕技艺精神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9-07-20

  摘要:云南大理白族木雕是白族民居建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白族工匠巧妙地用木雕技艺进行装饰,使建筑在使用和观赏上达到最大限度的融合。在不断吸收汉族先进的文化过程中,发展了具有鲜明特色的白族木雕工艺。文章通过介绍白族木雕装饰艺术,从题材、形象、色彩、寓意四个方面论述木雕表现的艺术形式及手法。

  关键词:白族木雕 建筑装饰 艺术表现

  一、白族建筑木雕装饰艺术

  大理白族木雕起源于公元8世纪,白族人善于雕刻,至南诏、大理国(唐宋)时期,木雕技术水平已很高,具有较强的实用性和艺术欣赏性,大量用于建造宏丽的宫殿、庙宇、园林和民居建筑,白族人有很多专门从事房屋建造及其雕刻装饰的能工巧匠,还出现了“木匠提举”一类的褒奖高明木匠大师的誉称。大理地区的木雕技术广泛用于房屋建筑、家具制造和工艺美术品制作之中,起装饰和美化的作用。在数百年间,古老的木雕工艺一直在民间传承下来。同时,白族聚居的地区盛产优质木材和其它雕刻材料,为木雕提供了丰富的用材。

  就功能来说,建筑装饰可以增加建筑的美感,加深建筑的印象和个性特征,提高建筑的可识别性;另一方面,装饰题材大多是具备吉祥、风雅、道德教化的内容与象征,所以造型优美的图案和蕴涵的祁福内涵以及精湛的工艺,使装饰达到赏心悦目的效果,发挥了建筑装饰精神功能的作用。加之,民间建筑不循官式建筑程式化、图案化的装饰方法和内容,装饰者多是当地民间艺人,在题材上大量是民间喜闻乐见,流传广泛的内容和图案。如合和如意、年年有余等吉祥图案,富有教育意义的历史典故以及神话传说、民间故事。褒扬忠孝礼义的思想达到修身齐家等的道德教化目的,很大程度上强化了建筑精神文化功能,使建筑艺术和装饰艺术达到高度统一。

  白族建筑木装修种类很多,按空间分为外表装修和内室装修两部分。外表装修位于室外,易受风吹日晒、雨水侵蚀,在用材、雕刻、装饰、做工等方面,都要考虑到。凡处在室外或分隔室内外的门、窗、户,包括大门、屏门、风门、隔扇、槛窗、支摘窗、栏杆、窗、什锦窗等属于此类;内室装修,则是用于室内的装修,与家具陈设一起有较高的艺术观赏价值,各方面较外檐装修精细。用于室内的花罩、博古架等都属室内装修。白族民居建筑雕刻装饰丰富多彩,尤以格子门木雕最为显眼。白族民居院内走廊口及正房明间底层安装的格子门,一般由6扇组成,每扇宽1尺5.3寸或1尺5.6寸,高度7尺4寸,每扇格子门为五块木板合制成,即两大三小(大的两块,小的三块、板),每块木板上都是木雕,相当精美,是门窗装饰处理最重要的地方。白族民居不论大小,都采用雕花门,区别在雕工和油漆的繁简精细程度不同而已。内容多为“双凤朝阳”、“二龙抢宝”、“八仙过海”、“喜鹊登梅”、“渔樵耕读”、“博古陈设”、“四景翎毛花卉”等,丰富多彩。最为精彩者属几层透雕的格子门,从正面看去仙佛人物、花鸟山水、图案等等,其中还综合运用了浮雕和圆雕的手法,使前后层次清晰,通透,远看令人眼花缭乱。

  二、白族建筑木雕艺术表现

  (一)表现的艺术形式

  建筑的雕刻装饰,都是和主人的身份、地位、观念、理想、追求相呼应的。木雕题材来源于人们的生活以及人们对环境的观察、认知,体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通常可见以花卉为主体体现四季或是以四季山水及动、植物作为底衬,烘托人物或民间故事,其造型生动、风格迥异,韵味十足。人们采用象形、会意、谐音、借喻、比拟等手法,创造出丰富的装修造型,图案及雕饰题材,凭借艺术语言来寄托对于幸福、美好、富庶、吉祥的向往和追求。图案题材有植物、动物、文字、博古、山水风景、几何图案、民间神话故事等,这些图案和造型丰富而又洗练,朴实而又高雅。

  (二)表现的艺术手法

  白族建筑木雕装饰在设计时要考虑装饰的三种手法:即形象、色彩、寓意。其中任一要素都可能在中起主要作用,而引人注目,并影响着最后的效果,但严格地说三种要素都在起着各自的作用,如果设计中对任一要素的考虑不完善都会影响到设计的成败。

  1.形象

  大理民间如意图案的出现渊源已久,其来源是原始图腾崇拜、或是自然崇拜不甚明晰。但它们作为一种民间吉祥的图案,以其特有的象征寓意纹饰,以隐喻的符号,唤起人们美好的情感,表达了人们的善良愿望,而世代相传演化发展成为吉祥的如意图案形式。不论是怎样产生的,“如意”以托物寄思的意境,凝聚着民族艺术的精髓,寄托着人们对美好境界的希冀,具有广泛的民俗性、情趣性,并蕴含深深的哲理性与艺术性,满足了不同层次的人的审美要求和心理平衡。[1]

  宗教对于白族民居中的装饰题材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原始宗教是原始社会时期人们的宗教信仰,是原始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水平低下的产物。而图腾崇拜是原始宗教的最早形式之一。金鸡,是白族先民许多氏族、部落的图腾。有关金鸡的神话传说讲述了白族先民认为自己的主先是从金花鸡的蛋里孵化出来的,因此对金鸡非常崇拜,认为金鸡唯物吉祥之物。对金鸡的吉祥概念,演化出一系列迹象象征的金鸡图案。此外,白族先民的一些氏族、部落还曾经有龙、燕、虎等图腾。如此多的宗教在一个地区交融实属少见,除了佛教、道教等外来宗教以及各种形式的原始宗教之外,还存在着白族特有的宗教―本主宗教。白族的本主信仰是一种吸收了自然崇拜、英雄崇拜、祖先崇拜等内容而形成的村社神崇拜[2]。本主宗教建筑的典型本主庙多在门楼、屋檐、门窗等部位施以绘画或精致的雕刻,色彩上以黑、白二色的对比为主,显得装饰华美而又不乏明快淡雅。

  2.色彩

  在建筑装饰上,色彩可以增强装饰的表现力,每一种色彩都有它的特点和效果。色彩的应用还可表现建筑的历史性和民族性。白族尚白、崇白,白族民居建筑色彩以白色为基调。民居建筑墙面多为白墙,在白墙上面彩画着色以素雅清淡为主。梁架施以彩绘,以青绿为主要色调,并大量使用晕。大理民居中的木雕构件根据所处位置的不同,采用的色彩也有所差别。一般民居木作部分保持原有自然本色,不加饰彩;大型住宅中,木作均加以漆饰。冷色调以绿、蓝为主,显得素雅清丽;暖色调常见浅褐或深褐色油漆,雕刻处施金漆,使木雕显得华贵。一般大门的色彩以青、绿、金、红等色为主;梁枋多为白、绿、黄等,给人感觉恬静、淡雅;格子门一般漆成红色,以金色做浮雕装饰;若为透雕则根据所雕故事内容上色;也有的格子门用色鲜艳,给人以欢畅、愉悦之感。

  3.寓意

  象征形象产生和传播的根基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和审美习惯。象征形象的主要依据和来源是佛教、道教、历史故事和民俗,其中民俗是最主要的来源。一部分原出于宗教、历史故事的象征形象有时也经过民俗的吸收和改造,从而带有较浓厚的民俗色彩。褒扬忠孝礼义的思想达到修身齐家等的道德教化目的,很大程度上强化了建筑精神文化功能,使建筑艺术和装饰艺术达到高度统一。象征形象更多地传播于民间,接受者多为平民百姓,接受范围与其来源必定是相辅相成的。它具有实用意义,也不妨说具有较强的功利性,从仙道神佛到花鸟鱼虫,其所象征的意义不外乎吉祥如意,去灾避邪,多子多寿,升官发财等,这是一种中国农民式的质朴而实际的愿望。它反映了以农民主体的接受者在艰苦的生活中,希望得到神灵的护佑,盼望有好的命运,使生活平安如意,免除灾病等的对美好生活的渴求。

  常见的象征形象有:莲花象征出污泥而不染,宝瓶象征福智圆满,金鱼象征活泼解�,盘长象征回环贯彻,一切通明。祥云、灵芝、如意,也都具有祝颂吉祥的意义。“三星高照”是道教中的福星、禄星和寿星分�象征幸福,富裕和长寿。“和合二仙”象征合好完美,“八仙”是传说中的八位仙人,他们各有一件宝物,分�是扇子、剑、渔鼓、玉版、葫芦、萧、花篮、荷花,这些看上去普通的器具都象征着主人的一种绝招,八仙的故事在民间流传甚广。

  结语

  白族木雕写实性强,注重细部雕镂,构图精巧,造型千变万化,形神兼备,充满生活感、真实感,充分展现了白族工匠的高超技艺和创造才能。白族木雕至今仍保持着传统的木雕工艺,在发展中吸取其他民族先进的建筑、文化思想,结合本民族工艺,形成了表现力强且贴近大众生活的白族民居装饰风格,无论是写实还是抽象,从色彩、图案到内容、象征寓意等方面都能强烈表现出白族的审美心理。

    核心期刊快速发表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7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
    本网站专业、正规提供职称论文发表和写作指导,并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选择和查阅参考,免费论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