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哈萨克族文学小说作品的创作艺术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7-01-29

  摘要 中国哈萨克族的文学创作现在正繁荣发展,如今哈萨克文学作品所选择的题材非常广泛,包括了多种多样的丰富题材,本文通过认真分析,突出哈萨克族小说题材特点,指出其小说类品的扩展内容,探讨了哈萨克族新时期文学创作的艺术表现手法。

  关键词:哈萨克族 小说类品 艺术表现 题材

  哈萨克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重要成员之一,是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老民族,是一个富有斗争精神的民族,居住习俗都具有浓郁的游牧特色,具有大草原所特有的粗犷豪放。哈萨克语是哈萨克文化的载体,在哈萨克小说创作的发展过程中,对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进作用。它运用自己丰富多彩的文化遗产,不断发展和进步,并运用各种有效的文学手段使其文学作品发扬光大。

  一、关于哈萨克文学小说作品创作

  哈萨克族的神话传说反映了祖先们与各种自然灾害和邪恶势力作斗争的不懈努力,其实是他们豪放的草原生活孕育了哈萨克民族别具一格的、表现民族传统风格的文学艺术特点。在哈萨克族丰富的神话传说中,他们把自然力进行精心的形象化,富于他们独特的人格,其文学作品所表现的故事情节曲折,扣人心弦,充分表达了哈萨克族丰富的想象力和文学艺术创造力,具有极其深刻的浪漫主义色彩。

  哈萨克族所流传的民间故事主要有动物故事和生活故事,因为哈萨克族人的日常生活离不开马、羊、牛、驼,所以常被用于描绘他们点点滴滴的生活,喜欢用天鹅、鹰、燕子、鸽子等象征吉祥和圣洁,而将狼、熊、老虎、狐狸作为贪婪、独资诈和凶残的象征。例如,我们熟知的《棉花姑娘和小猫》、《山羊和核桃树》等故事,都可以看到哈萨克族人的好恶。而反映哈萨克族人民生活的许多故事又有《机智的孩子》、《博学之士》等,表达了劳动人民的勤奋和智慧,同时也痛诉了统治者的剥削和压迫,而那些勇敢、机智的人物形象代表有阿勒达尔阔斯、霍贾那斯尔等,他们的机智勇敢、幽默风趣,给哈萨克民间故事增添了更多的光彩。

  哈萨克族人民喜欢歌唱,他们用大量的短诗和长诗做为情歌歌唱,还有具有本民族物理的谎言歌、寓言歌等,而小说创作中当然离不开爱情传奇与英雄史诗,哈萨克文学创作中包括了大量的短诗和长诗用以歌唱,如代表性的爱情长诗《阔孜情郎和巴彦美人》,虽然它以悲剧结尾,却充分表现了男女主人公面对黑暗剥削不屈不挠的精神,以及为冲出不公的奴隶制以及坚贞的爱情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成为令哈萨克族人民世代骄傲的代表。

  有了以上我们提到的神话、民间故事、歌唱、诗歌,在这些丰富的民间文学培育下,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了哈萨克书面文学,最具代表性的是哈萨克族文化和新文学的奠基人阿拜・库南巴依,这位奠基者用自己一生的时间书写了无情的封建制度、统治者的强权暴行以及对人们的疯狂剥削,并将哈萨克文学锐意革新,使哈萨克文学走向了世界文学。新中国成立后,哈萨克文学创作更加蓬勃发展,虽然其后受到“文革”的一些影响,但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又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如在诗歌创作方面,进行了全面发展、多角度探索,代表性的有玛哈孜的诗体长篇小说《昔日的故事》,继承了本民族诗歌的精粹,充分彰显了浓厚的时代气息。同时,小说的题材呈现出多样化,还出现了儿童小说、科幻小说等,哈萨克文学创作者的思想也越来越解放,取材于现实生活栩栩如生的人物,学习新鲜的写作技巧,运用散文创作、戏剧创作、文学评论等从不同的角度上反映了哈萨克族人民的新生活,为哈萨克文学创作的不断发展、艺术表现手法方面的创新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给哈萨克民族小说注入了更加鲜活的血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

  二、哈萨克小说题材的特色

  哈萨克小说充满了丰富的草原文化意味,与其他文学体裁相比较,哈萨克小说更能突出草原民情习俗,更能形象地反映社会生活,更能唤起读者的共鸣,以体会草原生活的艰辛和诗意。

  1 五彩缤纷的哈萨克历史题材

  哈萨克族有自己的民族史,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历史人物以及历史事件,哈萨克小说见证了其民族生存和文明的象征,反映哈萨克族历史上那些具有代表性的重大历史事件和英雄人物,充分地反映了历史社会中的现实生活,给后代子孙提供了丰富的历史以及文学知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各种教育的必要手段。

  如苏丹・张波拉托夫创作的历史题材长篇小说《乌孙国的故事》,包括《猎骄昆弥》、《岑随昆弥》、《翁贵昆弥》,其中的《猎骄昆弥》题材更是作家以其独特的创作风格突出了它鲜明的主题性,将重大历史事件通过历史小说的文学方式进行描写,意义深刻地突出了小说的历史价值和文学魅力。作者用他精心详致的语言叙说了乌孙王国与汉王朝和匈奴王朝相联系的政策,及其当时的风土民情,国家外交等史实,是以此为题材创造的中国和世界哈萨克族文学史上的首篇文学作品。作品中穿插了若干优美的民间故事,通过作者栩栩如生的书写,使读者感受到了上苍护佑的神圣君主所领导的乌孙王国的兴盛史,尤其描写了这位君主与其他国家的交往,使得乌孙国走向了稳定、强盛,这对于哈萨克族人来说,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

  又如,巴特尔汗・胡斯别根创作的历史题材的长篇小说《靠山》,以三十四年代在阿勒泰地区发生的历史事件为题材,书写了小说主人公扎铁勒拜从童年到长大后出外谋生,走南闯北,几番努力终于通过自己辛勤的劳动和过人的智慧,从贫苦牧人到富商的经历。小说不但突出了他的创业过程,而且突出了主人公的善良和爱家乡的精神:他用自己的财力给家乡人民谋福利,揭开了哈萨克族历史上由牧转农的序幕,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深知知识的重要性,因此出资兴办学校,为家乡人民提供免费教育,可是不幸的是,却被军阀盛世才没收了他的全部财产,在参加起义军后英勇牺牲。作家通过这部历史题材的小说,为读者展示了中国20世纪30年代的历史格局,并通过作家豪迈的手笔在读者面前重现了无限广博的历史画册,同时也尖锐地反映了当时的无情社会现实。

  2 关于知识分子及其他题材的描写

  当前哈萨克小说的很多重要题材都描写了知识分子的各个方面,实质上是表达了哈萨克族人民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精神思想。哈萨克族作家在他们的小说题材中充分体现了对知识分子的尊重,写作者们用他们风趣、机智的语言,突出了对人才的尊重,并用深刻的笔触书写了知识分子们的不同经历,生动塑造了充满感情、富有理想的知识分子形象,用以揭示他们丰富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以及这些知识分子在社会变革期间的悲欢离合,借此来揭示所处时代的重大社会情景。   如夏依穆拉提・哈木扎是一位善于运用讽刺艺术的作家,作家将生活中各类知识分子的形象进行浓缩聚,也把他们的丑陋部分在阳光之下亮晒出来,从而起到教育人的目的。在他的中篇小说《转干指标》中,就是转绕着一群知识分子,为了一个转干名额而发生的故事。他们为了这个转干指标,想尽各种办法,说明自己最有资格拥有这个指标的理由。售货员木凯为得到指标,将顾客居然误所在商店里,结果引起了一起失窃事件,而护士为了这个指标,竟然委托他人给病人打针,结果误将避孕针扎给了老头,引起不必要的医疗事故,代课女教师因为和丈夫争指标,竟然揭发丈夫贪污,竟使夫妻反目……作家为了使这个故事更具有戏剧性的讽刺效果,安排转干表格被书记的小孩撕破叠了风筝,一场闹剧结束就此结束,通过这个故事,作家展示了某些人灵魂的自私和阴暗,也起到了批判效果。又如,乌拉孜汗・阿合买提创作的《在八十号家园里》,以平反政策落实后,几个人物搬入八十号家园为背景,通过这些住进八十号家园人物的活动和矛盾纠葛,真实地表现了当代知识分子的精神面貌和心态,并表现了社会转型期人们之间的交往方式,鼓励哈萨克族人民应该取长补短,以适应社会前进的脚步。

  中国哈萨克民族一直拥有久远的历史和辉煌的民族传统文化,而当时代进步时,一些风俗习惯又成为民族前进的精神枷锁,文学创作者们倡导人们与时俱进,紧紧把握住时代发展的脉搏,他们通过自己的文学作品来批评愚味、落后观念,鼓励人们继承优良传统,取民族文化传统之精华,用自己的创作来抨击旧社会的不良思想。如吐尔森艾里・热斯克里德书写的小说就采用内容深刻、幽默有趣的语言,叙述了牧民加依拉吾巴义如何致富的经历,但有了钱却只想着怎么进一步致富,而不愿意支持儿子、小女儿读书,只是为了多几个帮手。儿子则是作者用来代表新时代的形象,他对父亲说:“就像您教我的一样,打猎时,眼光要放远一点……国家和咱小家庭致富也是这个道理……”儿子诚恳朴实,又富有分寸的话语最终说服了父亲。作家也借这个故事反映了改革开放后,牧民定居、知识经济等对他们的思想观念产生的冲击,故事突出表现了时代进步给哈萨克人民带来的影响。

  三、文学创作所表现出来的艺术手法

  改革开放后,哈萨克族文学创作越来越成熟,在叙事模式、语言艺术、地域和民族特色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如居玛拜・比拉勒就以动物作为说话的面具和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在他的小说《朦胧的山影》中,用狗的故事与人类进行对应,他描写了一只疯狼在临死前把病毒传染给了猎犬,进而传染给其他动物,甚至人:“山村里所有的男女老少和几只幸存的牲畜!动物,全都疯了。”由此传达出某种暗示和象征,旨在说明人类所做的违背自然的事,最终会成为自己疯狂举动的受害者。他用动物来说明其隐藏的人的意义,告诫人类社会中自己创造的种种生存悲剧所产生的后果。

  语言是文学创作的重要工具,哈萨克族有自己的民族风俗、语言习惯,哈萨克文学创作者们非常擅于使用自己本民族的语言,从而体现出浓郁的草原特色以及地域风情、优秀的民族传统。如昆盖・木哈江的小说语言:“矿石出珍宝,年轻人出智慧”,“咄喝牲畜的声音和着刨土垫圈的音响”,“一个哈萨克牧村闯进这洪荒世界”……显示出了浓郁的民族特色。

  哈萨克族拥有着复杂的山地草原这种独特的生存环境,随着他们文学审美领域的扩展,哈萨克文学作品中地域特点和民族特色被创作者们表达得更加富有独特的草原文化韵味,他们如同爱护自己的眼睛一般爱护美丽的草原,充分表现了草原民族宽厚乐观、勤劳勇敢、纯朴善良以及他们朴素的生态观。如乌玛尔哈孜・艾坦创作的《猎人的故事》,不但表现了哈萨克族在新时代的各种进步,而且突出反映了哈萨克人民热爱生活,自觉维护生态环境和社会安宁的精神风貌。

  参考文献:

  [1] 马提哈布力・木哈买提克里木:《关于乌拉孜汗的小说创作》,《伊犁河》,1999年第3期。

  [2] M・H・艾布拉姆斯,吴江等编译:《文学术语同典》,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年版。

  [3] 陈伯忠:《新骝兄弟民族文学评论集》,《时代特征和民族色彩的交融――读艾・邛尔的短篇小说》,新疆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4] 夏力甫汗・阿布达里:《双语复合型思维的优势与启示――以艾克拜尔・米吉提的创作为例》,《民族文学研究》,2003年第1期。

  [5] 赛力克布力・达吾来提克里德:《中国哈萨克当代文学作家词典》,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6] 赛力克布力・达吾来提克里德:《新时期哈萨克小说创作简论》,《伊犁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第4期。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
    Copyright@2000-2030 中国论文期刊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与写作指导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