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莎士比亚悲剧的文学特色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7-01-29

  莎士比亚的悲剧作品深刻地反映了文艺复兴时期英国各阶层的时代风貌和社会本质,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下面是搜集整理的一篇探究莎士比亚悲剧文学特色的论文范文,供大家阅读参考。

  摘要:文艺复兴时期,英国各地都掀起了一股人文主义风潮,莎士比亚的戏剧在这一时期应运而生。文学评论家以“莎士比亚属于任何一个时代”来评价他的文学成就,可见其影响力之深刻和广泛。本文以莎士比亚系列悲剧为例,剖析了莎士比亚戏剧的巨大成就以及莎式悲剧对英国戏剧文学的巨大影响。

  关键词:文艺复兴 英国戏剧文学 莎式悲剧

  文艺复兴时期,一股人文主义之风席卷英国文学的各个领域,黑暗中的人们似乎看到了幸福的星星之火,于是人们希望这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英国文学也随之逐渐蓬勃发展,一批杰出的文学家应运而生,莎士比亚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特别是他的莎式悲剧,将“以人为本”的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在英国戏剧文学史上占据着无法比拟的地位。

  一、文艺复兴时期的主要思潮以及英国戏剧文学

  16世纪末,文艺复兴的思潮席卷欧洲诸国。其核心思想就是要以人为本,重视人的价值,提倡解放人性,抵制中世纪无情的禁欲主义等。英国的文艺复兴时期比西欧国家稍晚,但仍然带给英国不可忽视的影响。文艺复兴的思潮最重要的影响就是给英国戏剧文学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享誉世界的剧作家都出现在这个时期。谈及英国戏剧,其起源于中世纪教堂的宗教仪式,取材于圣经故事的神秘剧和奇迹剧,15世纪后,出现了以抽象概念作为剧中人物的道德剧;到了16世纪末,在文艺复兴思潮的推动下,英国的戏剧文学更是进入到了全盛时期。莎士比亚作为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戏剧家之一,创作了大量的戏剧作品。尤其是他的莎式悲剧作品中所体现出来的对人性的揭露和批判,以及对时代精神和社会本质的高度剖析,在给人以深深的思考和触动的同时,将英国乃至世界戏剧艺术的发展推向了最高潮,其意义已远远超越了他所处的历史时期和国家的范畴,并已成为世界文学交流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莎士比亚悲剧的创作背景及简介

  17世纪初期,英国社会矛盾越来越突出,社会黑暗日益暴露,伊丽莎白女王一世交出政权,詹姆士一世接替,但英国社会还是动荡不安。在残酷的社会现实面前,莎士比亚的人文主义理想像易碎的玻璃瓶,不堪一击。随着文艺复兴运动蔓延,迅速发展的资产阶级思想逐渐渗入人心,这与封建各种生活制度和习俗格格不入,人们沉沦在这矛盾的泥沼中而难以自拔。莎士比亚痛感人文主义理想难以实现,其早期激情洋溢地歌颂人文主义理想的主题也转变为对社会丑恶的揭露和批判,这在历史上被称为“悲剧时期”。这一时期莎士比亚的主要悲剧作品有:《麦克白》、《哈姆雷特》、《李尔王》、《奥赛罗》,被合称为是莎士比亚四大悲剧,部部经典,堪称世界精品。

  《哈姆雷特》中包含了“篡位”和“弑君”等色彩,深刻地分析了当人们在面对人性和理性时所面临的窘境。这篇巨作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中国有一句名言:“一千个人读哈姆雷特,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是要人们尊重同一个问题的多种看法,尊重对方的不同观点,尊重事物的多样性,才会出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而这句话正好涵盖了哈姆雷特强大的、多重性的性格,他是一个很耐人解读的一个人物形象,展现了莎翁强大的艺术写作力量。

  《麦克白》的题材源于古老的传说,虽然也包含了“谋反”、“弑君”、“篡位”等话题,但剧中人却更容易陷入众叛亲离的悲惨局面当中。同时,莎翁在这部戏剧中巧妙地加入了迷信、巫术、恐怖、黑暗、宿命等鬼魅的色彩,显得尤为玄幻,更具舞台效果。

  《李尔王》则更深层次地引导出了人们对真、善、美的思考,至真至善的考狄丽娅在最后终于打败了两位残忍的姐姐,但她也死去,这种同归于尽的结局是莎士比亚悲剧的最大特色,意即人类的前途是光明的,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然而这过程却必定是十分艰辛的。

  相对于其他三部悲剧作品,《奥赛罗》的爱情成分稍微多些,虽然不是正面描写,但读者仍然可以看到一对突破世俗和封建鄙视的感人情侣。然而,正如历史年轮上的新事物,很多都夭折在摇篮中。这部包含“谋杀”、“种族歧视”和“战争”等元素的剧作,成功地描述了一个完美无比的将帅终究还是未能抵制住内心的煎熬,亲手杀死了自己亲爱的妻子,走上了悲剧之路。

  三、莎士比亚悲剧的文学特色

  首先,莎士比亚的悲剧作品深刻地反映了文艺复兴时期英国各阶层的时代风貌和社会本质,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就如他戏剧中所说:“反映自然,给德行看一看自己的面貌,给荒唐看一看自己的姿态,给时代和社会看一看自己的形象和印记”。其中最令人震撼的剧作还要数《哈姆雷特》,其题材取自于丹麦王子为父报仇的古老故事,读者们看到的这个宫廷世界肮脏无比,充斥着不仁不义、谎言和伪善,还有各种各样的谄媚者和阴谋家。王子的叔父害死父亲,做了国王,还夺取了王子的母亲为妻,而王子的母亲竟心安理地面对这些,王子似疯似癫的话中,都暗含了理性和感性。该部作品暗示着英国王室的腐败落后和贵族们的勾心斗角等恶行。面对这些,作者对社会的疑惑和无奈常常借助所塑造的人物之口来表达。比如,主人公哈姆雷特有这样一句名言:“生还是死,这是一个问题”,言外蕴含着深深的无奈和痛苦,以及对未来失去了信心。

  其次,作品中的人物具有多重性悲剧因素。有果必有因,每一个人物的悲剧都不是单纯的,除了外在的社会原因,与自身性格的原因也脱不了干系。四大悲剧中的主人公李尔王、哈姆雷特、奥赛罗、麦克白等人物形象都具有强悍的内心世界,比起古希腊悲剧人物更有丰富的感情色彩,这让他们无时无刻不处在内外双重矛盾的漩涡之中,尤其是人物内心的煎熬变化过程,是最精彩的部分之一。李尔王本是一个感情用事,处事毛躁的昏庸国王。然而,两个不孝女儿的虐待使得他沦落到只能痛苦地在狂野暴风雨中咒骂。经历过这些,他终于变成了一个体恤民生疾苦、感悟人间真情的国王;而哈姆雷特为了给父亲报仇,不断对自己谴责和质问社会,复杂的内心和外部压力深深困扰着他;而骁勇无敌的奥赛罗落入小人陷阱,最终败在嫉妒面前,令读者唏嘘不已;同是能勇善战的麦克白,拥有无比荣耀的身份和地位,然而野心还是不断膨胀,被预言害了一生。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戏剧以人物性格为主的人文主义精神,也是“人”的意识在莎士比亚思想中的集中体现,蕴含了戏剧人物的多重性悲剧因素。   再次,莎式悲剧不仅在情节方面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在文学语言方面也更是独具匠心,具有高度的戏剧性和人物个性。如《李尔王》中的老国王李尔,轻而易举就说出:“凭着赋予我生命的神明起誓,我已经告诉您她(考狄丽娅)的全部价值了……我是绝对不愿意把一个我所憎恨的人匹配给你,所以还是请您丢开这个天地不容的小贱人,另寻佳偶吧……”这些肤浅的话语足以证明李尔王是一个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的人,不理会忠诚的大臣肯特的冒死进谏,草率地做出决定。莎式戏剧言语极具个性化,也极具戏剧化,时而借剧中人物之口表达自己对人类的希望和寄托,时而表达自己对现实的无奈和痛苦。在《奥赛罗》中,陷害将军、害人害己的小人伊阿古,和罗德利哥密谋杀害凯西奥、计划失败后,在众人面前,他大喊着:“啊!好一个杀人的囚徒!啊,坏人!”就冲上去把罗德利哥刺死了,这充分体现内心有鬼的人迅速行动杀人灭口,欲隐瞒自己的罪行。莎士比亚对此做出了生动的描述,很好地展现了人性的丑恶,不愧是大家手笔,令人折服。

  最后,在《哈姆雷特》中多处出现的独白手段,为成功地塑造人物形象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哈姆雷特时而装疯卖傻时而清醒正常,只有他的内心是他真实的想法,他那无比复杂而又丰富的内心世界在独白中展现出来。例如,他想去他母后面前的时候,他内心如同倒了五味瓶:“人的心啊,不要把你的天理伦理丧失,我坚定的胸怀永远会拒绝庸俗的灵魂入住,我来做一个残忍的杀手,但我不能够当逆子。我要用那像利剑一样的语言把母亲的心刺穿,却不能损伤她任何一根毛发……”这是哈姆雷特在面对谴责母后时候,内心的复杂和顾虑。在生他养他的母亲面前,他作为儿子,却要指责母亲的过失,确实令他很纠结,这是一件极其痛心的事。而国王克劳狄斯杀害老国王,占了老国王的位置和他的王后,心中复杂的想法也通过独白赤裸裸地展现在了读者面前:“啊,我杀害兄弟的罪行,让我的灵魂背负着一个最原始的诅咒啊!我不敢祈求上帝的原谅,虽然我强烈的愿望如同我的决心,但我那不可饶恕的罪行快击溃我的坚强意志……天使们,救救我吧!试一试吧!坚强的膝盖,跪下来吧……”这段独白体现了他无尽的忏悔,可谓其还是有良心的,只是被权力和欲望蒙蔽了双眼。

  四 、士比亚悲剧对英国戏剧文学的影响

  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麦克白》、《哈姆雷特》、《李尔王》和《奥赛罗》,集中反映了正在兴起的资本主义社会与封建社会关系之间的矛盾,抨击了资本主义利益驱使下的邪恶本质,展现出阶级压迫和残忍给社会劳动人民带来的痛苦和压力。自17世纪开始,莎士比亚戏剧文学逐渐传入到美、德、意、法、俄、乃至世界各国,各种莎式悲剧应运而生,其作品中所折射出的强烈的人文主义思想光辉以及出色而娴熟的艺术技巧,对世界戏剧文学的发展起到了巨大和深远的推动作用。特别是在他的系列悲剧中,其通过具有强大艺术魅力的典型形象,从他们的个性、行为和社会矛盾出发,深层次地揭示出了阶级制度的腐朽及社会的阴暗面,给人以深深的触动,其意义已远远超越了他的所处的时代和国家的范畴,并已成为世界文学发展和交流的重要纽带及灵感源泉,必将为人们广为传颂。

  参考文献:

  [1] [英]弗雷德里克・威廉・梅特兰、约翰・汉密尔顿・贝克:《英格兰与文艺复兴》,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

  [2] [英]莎士比亚,朱生豪译:《李尔王》,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3] [英]兰姆,甄春亮等译:《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天津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4] [英]莎士比亚,李宝红、张志华译:《哈姆雷特》,人民日报出版社,2004年版。

  [5] [英]莎士比亚:《莎士比亚悲剧》,吉林摄影出版社,2004年版。

  [6] 何其莘:《英国戏剧史》,译林出版社,2008年版。

  [7] 华泉坤、洪增流:《论莎士比亚塑造悲剧主人公之三种共同的艺术手法》,《上海外国语学院学报》,1995年第1期。

  [8] 王鲁雨:《论莎士比亚的悲剧》,《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1985年第4期。

  [9] 李伟民:《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在中国的传播和影响》,《西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第1期。

  [10] 罗明洲:《警告无序:莎翁四大悲剧的另一种阐释》,《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年第2期。

  [11] 叶倩:《悲剧世界的终极力量说与莎士比亚悲剧的审美性解读》,《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期。

  [12] 李莉:《论莎士比亚悲剧中的死亡主题》,《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1年第3期。

  [13] 刘淑芹:《从〈哈姆雷特〉看莎士比亚的悲剧特点》,《电影文学》,2007年第24期。

  [14] 刘建国:《文艺复兴时期西欧文艺繁荣的原因》,《人文杂志》,1988年第2期。

  [15] 卞之琳:《了与不了:莎士比亚悲剧研究纪程――〈莎士比亚悲剧论痕〉前言》,《外国文学评论》,1987年第1期。

  [16] 李伟民:《来自真善美的永恒动力――从〈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到〈莎士比亚与现代西方戏剧〉》,《新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6年第1期。

  [17] 邹锋:《莎士比亚悲剧的审美研究》,《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3年第1期。

  [18] 张隆溪:《悲剧与死亡――莎士比亚悲剧研究之一》,《中国社会科学》,1982年第3期。

  [19] 王忠祥:《〈哈姆雷特〉的悲剧冲突与哈姆雷特的典型意义》,《语文教学与研究语文教学与研究》,1983年第10期。

《浅谈莎士比亚悲剧的文学特色》相关文章:

1.浅谈莎士比亚悲剧的文学特色

2.浅谈聊斋志异中的人物形象悲秋之别论《西厢记》的喜剧性论

3.浅析莎士比亚戏剧对俄国文学的影响

4.浅谈圣经对西方文学的影响

5.浅谈英国文学思想史

6.中文系论文题,可供参考选题

7.浅析希腊神话对英美文学的影响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
    Copyright@2000-2030 中国论文期刊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与写作指导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