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文学史个人撰写的话语表征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8-10-03

  在文学史研究领域,文学史写作成为诸多撰史者的梦想:一方面为学术研究的兴趣”情致与使命,另一方面为确证自己的学术研究地位。然而徐光荣写出《辽宁文学史》的梦想不是证明”我写出文学史”的扬扬自得,而是发现辽宁文学确证辽宁文学在全国地位的宏大愿望。宏观审视文学史写作,中国古代文学史”现代文学史及当代文学史的著作都在百部之多。地域性的文学史写作在新时期也得到专家和学者的重视,如《河南文学史》《黑龙江文学史》等。辽宁文学史写作,近二十年取得的成就较大。  1993 年,徐光荣《辽宁文学概述》出版,主要书写1840年至1990年的辽宁文学。2005 年,白长青主编《辽宁文学史》问世。2014年,徐光荣《辽宁文学史》由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是第一部系统研究辽宁文学的个人撰写的文学史专著。《辽宁文学概述》之后,徐光荣一直有写出一部完整的辽宁文学史的宏愿。个人撰写文学史是对才胆识力的全面考验,它是一个挑战,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冒险。徐光荣不但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发现与凸显辽宁文化的地域特色,为辽宁文学研究与文化建设做出了自己杰出的贡献,而且开放与多元的文学史观”鲜活与凝重的文学史书写使这部文学史镌刻个人撰写文学史的鲜明印记,彰显出别具一格的话语表征。

  一、文学史观的开放与多元

  文学史观关涉文学史写作的重要问题,如文学史写作对象”写作标准”写作风格等。文学史写作对象看似不是问题,但对于地方性文学史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入史的人和地域相关。就辽宁文学史来讲,何谓辽宁文学史?哪些人能进入文学史?哪些作品成为辽宁文学史观照的对象?

  辽宁文学史,一般的文学史观是指辽宁人写的文学历史。但徐光荣对于什么是辽宁文学史,研究对象是谁,汲取众家之长,展现多元史观和开放性特点。他把握一个核心###”在”,《辽宁文学史》涉及三个”在”:一是”在”辽宁出生的作家创作的文学作品,如唐英的戏曲。二是在辽宁生活过的作家创作的文学作品,如唐代边塞诗人高适”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辙出使过辽宁地区,他们的作品被徐光荣纳入自己审美视域。三是在(经过)辽宁时创作反映辽宁生活的作品,《步出夏门行》是曹操北征乌桓胜利后书写的反映辽海社会生活的篇章,作者对这些作品进行独到分析。

  对于第一种”在”,一般研究者比较认同;对于第二种”在”可能会稍有疑议,不过认真思考之后也会考虑到它的合理性;而对于第三种”在”,产生的异议较大。我们说,徐光荣文学史观的开放与多元,也正是指他的后两种”在”。他不拘泥于在辽宁出生的作家创作的作品,而是拓展文学史视野,以开放的目光观照和辽宁发生联系的作家作品。对于这些作家来说,在辽宁的经历不一定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但是从文学角度考察,他们创作的作品却和辽宁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徐光荣说,唐太宗征辽时留下《辽城望月》等诗篇。清代康熙”雍正等皇帝写下许多东巡诗,描绘当时辽沈大地上的风土人情。把他们的创作纳入自己的文学史视野,不仅为审视他们的创作提供一个新的地域性视角,而且丰富和发展了辽宁文学史,更重要的是建构了辽宁新的历史文化镜像,为我们了解辽宁”懂得辽宁”触摸辽宁描绘了富有质感的历史画卷。

  二、文学史写作的鲜活与凝重

  一般的文学史写作都呈现教科书面状:一方面是指文学史的写作模式###教科书式,先写时代背景,接着是作家简介,然后分析代表作品的思想蕴含与艺术特色等,中规中矩;另一方面,是指文学史写作的接受印象,文学史显得比较枯燥无味,似乎作为教科书式的文学史就只能有它的庄重与严肃,不能有它的可爱与活泼;文学史更像是沉寂的历史,而不是鲜活的历史。撰史者只是写那一段文学史,而不是复活那一段文学史。徐光荣的《辽宁文学史》没有教科书面状,却不乏历史凝重感。他把鲜活与凝重融为一体,创构出迥然不同的文学史写作风格。

  《辽宁文学史》的鲜活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文学史书写许多产生于辽宁大地的神话”传说及这些神话”传说对于辽宁文学的影响。神话与传说原生的故事性为文学史增添阅读的快感。二是文学史书写作家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并分析他们对作家创作的影响,命运的曲折增加文本的动感。传统的文学史追求大历史,而对于作家的个人生活浅尝辄止。但是徐光荣的文学史追求作家的小历史,正是这些看似琐碎与渺小的东西构成宏大的文学史。小历史是《辽宁文学史》闪光的存在,它不仅照亮文学史,而且照亮读者的内心世界,让读者和作家一同感受历史,在历史的风雨中创造属于他们的文学世界。三是作者的语言鲜活”传神,能增强文本的灵动性。没有传统文学史的写作框框,他写他自己的文学史。

  文学史写作的鲜活,是指动感”快感与灵动之美。鲜活,并不是指文本如浮尘在历史的天空中游荡,而是指在已然凝重的历史中跃动的生命气息”跃动的艺术气质”跃动的审美接受。因而,这种鲜活与历史的凝重感并存,辽宁文学从远古走来,带着历史的沉香与凝重。凝重性表现在对辽宁文学史客观性的把握上,作者尊重文学与历史,对人类学”考古学都有深刻的分析”判断与辨识。徐光荣多以红山文化的考古发现为依据,文学史的凝重感”沧桑感与可信度油然而生。

  三、地域文化的发现与凸显

  每一个地域的文学史写作都是当地学者的文化自觉。而对于徐光荣来说,《辽宁文学史》的写作更是带着一种文化自信。不是辽宁没有文化或文化土层稀薄,而是我们缺少发现的目光,更没有那种”扎到”文化土层去开凿的勇气和魄力。几十年来,徐光荣扎到辽宁文化之中,发现辽宁,为辽宁文化走向全国做出重要的贡献。这从他写作”辽宁当代名人传记系列”中便可看出他的”雄心”,而辽宁文学史则成就他的梦想。地域文化的发现与凸显有这样四个层面:

  一是发现大家不熟悉的作家,箕子是辽宁第一位杰出的文学家,铁岭籍外交家张德彝的《航海述奇》是中国人最早以亲身经历记述巴黎公社的篇章。

  二是发现历史名人鲜为人知的一面。如对于张三丰诗人身份与唐英戏剧家身份的书写。

  三是发现历史名作的辽宁特色。在读者的期待视野中。《红楼梦》书写四大家族的挽歌,而《辽宁文学史》却从语言”风俗等角度分析它所体现的辽宁地域文化,显示作者 避重就轻的独特书写策略。

  四是发现多民族作家的创作,写出”圆形”的文学史。文学史经常被写成汉族的文学史,少数民族文学或缺席”或不完整。辽宁文学史,写的是多民族(汉族”满族”蒙古族与朝鲜族等)文学史。我们可以借用福斯特在《小说面面观》中关于小说圆形人物与扁平人物说法,写出多民族共同创作的文学史更像是圆形文学史。

  每一种发现,都凝聚着独到的学术目光,而这源于大量的文学阅读和独特的才胆识力。

  四、才胆识力的考验与实践

  在文学史大量集体撰写的当下学术领域,个人撰写的文学史写作是对于才胆识力的全面考验。”当一般的历史学家相信学术进步要靠培根所谓的》集体研究》,主张以集体的力量大规模搜集原始材料的时候,当文学史研究的同行中也有人谈起》若不集同志合作,论断不易精审》的时候,郑振铎却反其道而行之,大讲个人修史从来远胜官方修史和集体修史的道理。”于是,《插图本中国文学史》诞生。这对个人撰写文学史的当代学者来说是一种外在的牵引和内在的鼓励。

  《辽宁文学史》是对个人才胆识力的考验与实践。叶燮说:”大凡人无才,则心思不出;无胆,则笔墨畏缩;无识,则不能取舍;无力,则不能自成一家。”辽宁文学史的四大发现是才,开放而多元的文学史观为胆,红山文化的借鉴为识,文学史的写作为力。当然,这种分工式的划分稍显简单,其实,整个辽宁文学史就是才胆识力的综合体,它的优势非常鲜明:构思系统性,风格统一性,详略得当,更是对写作者个性的张扬。

  徐光荣的文学史实践,给我们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心里集结着那个光荣的梦想,发现”辽宁文学”“凸显”辽宁文化”,这是他观照中国文学史与文化史中辽宁文学与文化被缺席时的一处隐隐的”长长的痛。每次召开学术会议,面对他省学者问责辽宁没有文化”辽宁文化土层贫瘠的时候,他都据理力争,然而他需要文学史证据,这就促成他寻找”发现辽宁文学与文化的”内在冲动”“成为他不写出一部文学史无法释怀的永恒情结。如果说,在学术会议上,他以激烈的言辞为辽宁文学辩护,那么,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这本《辽宁文学史》则成为为辽宁辩护的最佳证据。这部文学史的字字句句,以无声的沉默证明自己的存在,以有声的力量证明自己的存在,它们以被发现的光芒照亮辽宁的文化天空。然而,我们不会忘记,为了这部饱含文化使命的文学史,徐光荣纵横游走于故纸堆,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寻找”发现”写作。这里有开掘的艰难,有打捞的辛苦,更有发现的喜悦,以及写作的”自给自足”。他以这本文学史,证明了辽宁文学——那个一直存在却有待发现的存在,证明了自己——那个心中永不磨灭梦想并为梦想实现敢于承担”甘于奉献的自己,证明了学术——那个存有尊严却被践踏而今格外需要珍视与维护尊严的学术。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