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包祝赞词与文学中的传统美学思想研究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8-10-20

  蒙古包是北方游牧民族为适应游牧生活的特点而创造出来的,蒙古包在北方草原数千年以来之所以传承不衰,直到今天还有传统的牧民一直在居住使用,在于它适合生产环境方面的要求:方便搬迁,圆形可抵御草原上的大风,修葺方便。并且蒙古包选择在水草丰美又使牲畜挡风避雨之处搭盖。选定良辰吉日,新包盖成之后,新灶升火时,要准备丰盛的食品,请左邻右舍来新包喝茶,举行宴会。来客呈上礼品之后,将哈达拴在坠绳上,一位年老的祝颂人手捧洁白的哈达和一碗鲜奶,开始高声吟诵蒙古包祝词。

  由于这一习俗在草原广为传承,所以《蒙古包祝词》内容非常丰富。祝颂人根据主人和蒙古包的具体情况,即兴创作、随意发挥。经过长久地发展,日积月累,祝词大体形成了两种模式,即简括式和展开式。简括式的蒙古包祝词一般比较简短,只对蒙古包主要构件进行赞美,篇幅大概十行左右,如祝你美好太平!

  祝你幸福安宁!圆圆套瑙像金轮,环盖乌尼活似银伞撑。周围哈那似吉祥结,包门犹如双鱼漾波纹。圆圆毡顶赛绸缎……这里体现出蒙古族对于圆形审美的偏好和祥云图案的最早雏形。

  另外一种展开式的祝词,是由祝颂人隆重推出的作品,祝颂人可以尽力发挥自己的想像和才华,滔滔不绝、淋漓尽致,这类作品一般从数十行到二三百行不等。这种展开式的祝词一般说来有固定的开篇,从蒙古包外景说起然后步入包内对各个结构部件进行吟诵,接着是家具、用品,可多可少,但铁锅、桌子、被褥、衣物等生活必需品一定要包括在吟祝之内。展开式的蒙古包祝词与简短的蒙古包祝词不同,它不只是点到为止,而是纵横驰骋想像力,把蒙古包结构部件的作用、价值以及来源、如何制成等等加以生动地描绘,用祝颂人丰富的想像力编摹成故事和情节,展示给听众。

  所以蒙古包祝赞词,不仅是祝福吉祥,更是赞美劳动的赞歌,听众听后,倍感生活是美好的,愉快、振奋之感,油然而生。例如:祝您健康平安!在那黄河汇聚地道,在那葱郁阴山怀抱,在那仁慈圣主跟前,搭起吉祥洁白毡包。由薛禅篾尔干、发端,赛音乌哈腾倡导,能工巧匠设计制造,这座牢不可破,雪白美丽的毡包,建在高地的阳弯,故有兴旺的征兆。造在大山的怀抱,故有发财的征兆。雪白耐久的毡包,透着灵光万道。

  蒙古包是游牧生活的载体,是蒙古民族的摇篮。蒙古包的发展历史,就是草原文化和畜牧业发展的历史。解剖蒙古包的历史、风俗、祝赞词,就可以解读蒙古文化的许多奥秘。一个在蒙古包里长大的人,跟在火柴盒式的楼房里长大的人,或者隔壁高打墙的农民相比,他的精神、观念和文化心理,都是完全不一样的。蒙古包大多数没有院门,他们的门户向一切敞开。汉民族把自己的住宅叫做家园,因为家后面总跟着个园;蒙古族的习惯说法是家车,因为家后面的确跟着一溜车。车一走,家就连根端了。居则毡为庐,行则车为家。蒙古族没有那么多坛坛罐罐,有些值钱的东西,男人装饰在坐骑身上,女人装饰在自己头上,所以没有安土重迁的观念。

  长期以来住蒙古包和游牧生活的结果,使蒙古民族养成了生活简单、行动敏捷、富于开拓精神、敢于闯荡天下的性格。由于游牧和长期骑马,蒙古民族的体质、耐力、抗寒耐饥的程度,都是其它民族望尘莫及的。几天几夜不下马背的事情是经常有的,这在冷兵器时代是非常厉害的。由于家车的特点,行军作战时候,他们的家属和牲畜都跟在后面,没有后退余地,打起仗起来只能胜不能败。

  就连恩格斯都称赞过蒙古的骑兵优于欧洲的战车。

  审美活动是人的一种社会本能,是现代人类发展到高智能阶段的一个表现。民族审美心理世代相传,延绵不断,在一个民族的审美心理积淀和种族记忆当中表现得十分精微,这时的稳定性十分突出和明显。

  在特定的文化环境中,蒙古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英雄崇拜文化。蒙古族受其生产劳动方式和生活环境影响,陶冶了独特的民族性格,朴实、勇敢、刚毅、豁达。独特的民族性格,造成了独特的审美观念和情趣。他们喜爱雄浑的气势、广阔的草原、理想的英雄形象。纵观蒙古族早期的史诗和叙事诗,无一不体现着这样的审美观念和情趣。

  到了近代以后,由于整体的生活环境和生产方式有了转变,审美心里趣味方面有了一定的改变和转化,但蒙古族文化的英雄崇拜、骏马形象始终是贯穿于不同时期的蒙古族文学作品中的。

  人类在原始社会时期曾经有过图腾崇拜、祖先崇拜、英雄崇拜等阶段。在蒙古族的现实意识中,图腾与祖先崇拜意识比较淡薄了,只是在日常意识层次上以风俗习惯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英雄崇拜无论是在现实意识还是在审美意识中都普遍地存在着,并且在审美意识中把这种对英雄的崇拜心理转化为具体的艺术形象。

  蒙古族历代的文学作品中,塑造了许多英雄形象,比如英雄史诗中的江格尔、洪古尔;还有在蒙古族传记文学、历史文学中所塑造的成吉思汗、噶哒梅林、僧格林沁等。“你可以消灭他,却永远也打不败他。”

  除此之外,骏马形象是蒙古族英雄崇拜的审美文化之一。

  马在蒙古族人民心目中占有很高的地位。蒙古人的祖先狩猎、放牧、生产、生活、战斗,都离不开马。中国北方少数民族,特别是蒙古族被称为马背民族。马的一切特征都符合蒙古人的审美情趣,在蒙古族历代的文学作品中,马被描绘成英雄的象征、力量的象征,被描写成拟人化的艺术审美形象。

  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心理结构,因而也有着独特的审美意识传统和艺术传统。民族文化心理结构奠基于原始意识阶段,进入文明社会之后,转化为深层心理结构,从而转化为审美心里结构。每个民族的审美心理特征都会完完全全地表现在他们的审美活动中。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