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中国文学艺术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8-10-20

  从中国哲学说,对“真”、“善”、“美”虽可有多种“命题的表述形式,但也许“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是一种中国式的特殊表述“真”、“善”、“美”的“命题’形式。因为,“真”应是讨论“人”与“天道”(自然)关系的问题,把“天”、“人”看成是有机的统一体。“善”应是讨论“人”的认知和行为如何在社会生活中实现其道德价值。“美”应是“人”的内在感情世界与外在的景物世界相接而发生美感。

  那么,在中国文学艺术中是否也有某些“命题以中国的话语形式表现中国文化艺术理论的某些意境呢?

  《文心雕龙?情采篇》中说:“立文之道,其理有三:一曰形文,五色是也;二曰声文,五音是也;三曰情文,五性是也。五色杂而成黼黻,五音比而成韶夏,五情发而为辞章,神理之数也。”刘勰认为,“至文”可以与“天地并生”,传“自然之道”,据此可以把“文”分为三类:

  一类叫“形文”,“五色是也”,指绘画;

  二类叫“声文”,“五音是也”,指音乐;

  三类叫“情文”,“五性是也”,指文学(诗)。

  这三种‘文章"如何才能成为“至文”(最高的文学艺术)照他看必须用玄学‘1寻意忘言”的方法才能达到。就此,我认为,刘勰或以“绘画”要以得“画外之景”、“音乐”要以得“弦外之音”、“言外之意”这三个“名题来作为表述中国文学艺术的某种特殊理论形式呢?下面,将对此略作分析。

  (一)绘画:寻求"画外之景”

  《世说新语?巧艺篇》中说:“顾长乐画人,或数年不点目精。人问其故,顾曰:四体妍媸,本无关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之中。”顾恺之画人“数年不点目精”,可见画人物传神是非常困难的。因此,晋的人物画原理已不在“四体妍媸”,而在传神写照了。顾恺之的这一画法理论,无疑是来自于玄学的“得意忘言”。

  绘画重“传神写照”,这样就接触到人物的内在精神,生命本体,自然之美,造化之工的方面了。在此之前描写人物的‘神气”向以山水字眼来表示,以探求生命之本源,写造化之自然。而晋人渐渐觉悟到既然用人物画来表现造化之自然。那么何必不直接画山水,这样岂不更能现出造化自然,这样到东晋以后山水画就兴盛起来了。晋末宋初宗烟《画山水序》中说:“夫理绝于古之上者,可意求于千载之下;旨征于言象之外者,可以取于书策之内。”意思是说:有些道理虽然没有传下来,盖因“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也;而超于言象之外的意旨,也可以通过充分的媒介而心领神会。画山水,也是要通过形象而领会“自然之美”、“造化之工”,但如果能不执着形象,不为形象所限,就可以得到超于形象的“画外之景”。刘勰在《文心雕龙?明诗》中说:“老庄告退,山水方滋。”刘勰这里虽说的是“诗”的变化,但也适用于绘画。两晋南北朝的绘画从画人物,使人物的神气表现为超世之想,虽可用山水来比喻,如顾恺之画谢银在岩石之里,用这种方法表现人的“崇尚自然”、“师法老庄”,当人们一旦发现直接画山水,更接近“自然”,于是“老庄告退”,“山水方滋”了。山水是“以物观物”,故没有“我”,没有时空限制,可更好的得“画外之景”,而神会宇宙造化之奥妙。

  (二)音乐:寻求"弦外之音”

  魏晋南北朝许多文学艺术家都把“音乐”看成是“自然”(天籁)的表现。嵇康说音乐是表现大自然和谐的,“声音有自然之和,无系于人情”,即把音乐看成是纯自然的,与“人情”无关。陆机认为,高超的“音乐”是“常音”,而“常音”即“无音”。陆机的弟弟陆云说:‘辉天籁而兴音”,所谓“天籁”就是指宇宙的乐章,把握住宇宙的乐章才可以有真正美妙的音乐。所以阮籍作《乐论》,他认为音乐应表现天地之根本,万物之本性。能再现天地之根本、万物之本性的音乐才是和谐的传自然造化之工的“妙音”。圣人之所以作“乐”,只是为了“顺天地之本,成万物之性”,再没有其他目的。由于阮籍认为宇宙是一和谐的有序的整体,因而圣人制作乐章是“立调适之音,建和平之声。”因此,照魏晋人看,音乐既为人类采用表现“自然”的一种媒介;美妙的音乐是宇宙本体、自然造化的体现,通过这种媒介,宇宙的和谐得以再现。音乐,正因为是音乐的,必再现宇宙之和谐,盖音乐曲调之取得来自宇宙之度量。故如不执着其有限、不执着那具体的音符,忘言忘象,而通于言外,达于象表,则可‘得意”,而得“弦外之音”。如果说绘画是空间的艺术,那么音乐则是时间的艺术,是一种流动的艺术,但音乐必有停顿,必有终止,应于有声处听到“无声”’而领略“无言之美”;于“无音”处悟到‘妙音”,而得“弦外之音”,捉捕宇宙之奥妙。

  (三)文学:寻求‘言外之意

  刘勰《文心雕龙.原道》中说:‘文之为德也,大矣,与天地并生者……夫岂外饰,盖自然耳。”文章:里非天地自然本身,然文章“与天地并生”,为“天地之心”。而文章之所以为“天地之心”者,盖因“至文”成之“自然”,故宇宙本体得因文显,刘勰说:“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故文章之成亦因自然,文章当体现人与自然为一体。就文章说,如有f则人与物成为对立,天人无以贯通;只有人物一体,人与自然打成一片,才成“至文”。造成人与物的对立是由于“以我观物如人与自然打成一片,则当“以物观物"。“以我观物’则文章容易概念化;“以物观物’则文章形象化,故文章当以“天地为心,,(不以货’为心),如达到物我两忘,则成‘神品”。

  陆机在《文赋》中提出,文章必须有深厚的感情,它的目的只是“情趣的”,而“情趣的”是从文学活动本身引出的自然自满自足,而非达到某种目的的手段。有深刻的感情才可以发为至妙的文章,这是自然之道。既然人生为“自然”(天道)之再现,是宇宙本体的表现,人生天地之中,自有其不可违抗之命运’那么人何以“自遣”?照魏晋南北朝人看,就文章方面说,文章本为“遣怀”,陆机说:

  “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芬春。……慨投篇而援笔,聊宣之乎斯文’

  看到四时的更替而感到时光的流逝,觉察到万物的变化而思绪万千,秋风劲劲而悲落叶,春气芳芳而喜柔条,因心有所感而提笔发为文章,陆机在《愍思赋》中说他自己之所以作此赋,是“以纾惨恻之感”。然而文章何以可抒发怀抱,这因为它本来是一种精神作用而通乎自然,所以刘勰说:心为志,发言为诗。”诗文虽成之寸心,而实发自自然,故可“观古今于须庾,抚四海于一瞬”,把无尽的时间和无限的空间都再现于笔墨之间。《文心雕龙?神思篇》中说:“文之思也,其神远矣。”而此“神思”即生命之本源,宇宙之本体,它不可言说而为情趣之根源。盖因宇宙本体是难以言说的,而表现宇宙本体之种种现象是可以把握的。宇宙本体是一统一整体,而表现宇宙本体的种种现象是是多种多样的。宇宙本体是无形无象的,表现宇宙本体的种种现象是是有形有象的。好的诗文虽言浅而意深,言有尽而意无穷,故于诗文当求“言外之意”。如果我们寻求到充足的媒介,一定是要通过诗文以达宇宙之本体、造化之自然’而不是执着诗文,把诗文的字句就当成宇宙之本体。刘勰《文心雕龙?隐秀篇》中提出,诗文应是既有生动鲜明之立体感、意在言内的一面;又应有深沉、含蓄、通于言外的一面,这两方面结合得好’才是美妙之诗文,他说:

  “隐也着,文化之重旨者也;秀也者,篇中之独拔者也”。

  旨”是说“旨外之旨”,即“言外之意”也。宋张戎《岁寒堂诗话》引《隐秀篇》:“情在词外曰隐,状溢目前曰秀。”于诗文的“言外之意",刘勰说:1外曲致,言所不及,笔固知止。”

  魏晋南北朝的文学艺术理论从陆机《文赋》的‘课虚无以责有,叩寂寞而求音”到刘勰的“文外曲致”影响中国文学艺术理论甚巨,唐朝的司空图、宋朝的严羽,一直到近代的王国维无不受此种理论之影响。

  仅以此文,祝贺《文艺争鸣艺术版)创刊。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