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文学的后现代景观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9-06-12

  近年来,对经典儿童文学作品进行改编而创作出新的故事,已成为童书出版的流行趋势。法兰琪的《白雪公主在纽约》描写一位被坏后母打骂的可怜孤儿,在都市黑暗又荒凉的街上寻找自我的奇幻故事;安伯力的《ruby》一书,一只身披斗篷的小老鼠出发去祖母家,被一只甜言蜜语的猫迷惑,然而最终却是猫被吃掉。

  这些重新诠释的故事都给我们带来了另一番乐趣。首先,从在纽约的白雪公主到戴小红帽的小老鼠等故事中,我们可感到迎面而来的熟悉感,幡然醒悟后辨识出早已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的模型。而在我们认出后,又可感受到在故事的模型基础之上,又生发出很大的不同,茂密的森林已为现代街市所更换,公主与王子已落入凡间,做起了普通市民;而机智多谋的露比已不是等待狼来吃掉的小红帽。

  在当代儿童文学的视野里,对童话故事的重写改编这一流行趋势,洋溢着颠覆传统、开放式创作与阅读等新特征,建立起色彩缤纷的后现代景观。这是伴随着家庭结构的转变和科技、媒体力量的强势介入,儿童文学在新时期面临着新的发展问题。

  一、《真正的丑小鸭》:对传统认知的颠覆

  《真正的丑小鸭》是席斯卡与史密斯参照安徒生童话故事《丑小鸭》创造出的戏仿之作,将原本接近四千字的作品改写为一百来字的作品,外加两幅全页的插画。

  《丑小鸭》中有一只相貌丑陋的小鸭子,因为长相丑陋受尽了折磨。但是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成为了一只美丽的天鹅。而《真正的丑小鸭》放弃了丑小鸭的浪漫幻想,回到了现实人间的故事本身。主人公还是那只丑陋的小鸭子,但是它已是由自卑变成了自信的鸭子,叙述的风格由平实的讲述故事,到对高雅天鹅理想的破灭,语言风格的夸张、滑稽都为作品注入了现代人的思想情绪特色,乃至故事结局的落差——从理想的高空坠落至残酷的现实,都是对原有文本的颠覆与戏仿。

  后现代版本的《真正的丑小鸭》潜在的悲剧主题、结局,经由两幅怪诞滑稽和搞笑的插画,给读者以不同阅读体验与感受。长着锯齿的丑小鸭相貌奇怪,而围绕在页面四周的,则是以现实主义画风来描绘的其他野鸭,他们盯着中间这只丑陋奇怪的小鸭子。而丑小鸭还以不以为然的自豪眼光给他们以反击——我也看着你们。

  二、《白雪公主》:经典故事的现代叙述

  美国作家巴塞尔姆的长篇小说《白雪公主》是对家喻户晓的德国格林童话《白雪公主》的戏仿。他用后现代主义手法,即用松散的片断拼贴的手法再现了这个童话。

  小说中现代的白雪公主是个高个的黑发美人,与7个侏儒男人生活在一起。白雪公主为他们做饭、洗衣,当起了家庭主妇。但他们的头儿比尔却开始厌倦白雪公主。而白雪公主也厌倦“当家庭主妇”了,盼望有一个王子来救她。于是王子保罗粉墨登场了。虽然保罗身上还流淌着王族的血液,但他已是一个十足的俗人。而简是一个年轻的巫婆,因嫉妒白雪公主的美丽,编织了她的恶毒之网。最后,保罗自己吃了“毒苹果”—简准备给白雪公主喝的一杯有毒的伏特加吉布森酒。故事以白雪公主在保罗墓前为爱而死结束。

  尽管故事也试图沿用经典童话故事中的“王子—公主”模式,但这已是来到现实社会中的人们。作品的情景放置到了现代背景之中。通过王子—记者,公主—家庭主妇的形象转变,以及他们的行为及活动领域的画面,来界定这些角色所处的现代生活情境,从而将故事的意旨转向现代社会中现实的道德判断,挑战和质疑了经典童话故事所建立的传统认知范畴。

  三、wait!nopaint!:文本运作的呈现与开放

  经典童话故事《三只小猪》,近些年来已成为欧美儿童文学作家时常选用的创作蓝本。其中,davidwiesner于2001年创作的《三只小猪》是最新最有特色的后现代文本。故事架设在我们熟悉的那个英国民间故事的结构之中,但是作者又别具匠心地通过画面的跳跃和变幻,使三只小猪的既有文本穿梭于其他的童话故事如《鹅妈妈童谣》和《乔治和龙》之间,并把各自的童话角色拉提琴的小猫和保护金玫瑰的龙带回到《三只小猪》的现场,从而构建一个全新的童话故事。

  这一改写的图画故事体现了童话文类的后现代反思,它对传统的叙事方式进行了质疑,故事中奇怪的声音不断呈现、紧张的故事结局却指向了另外的故事。最后的画面尽管充溢着温暖的黄色主调,但那平静背后是否仍然隐藏着紧张和不安?故事等待读者的继续想象与编织。

  在纷繁的后现代社会中,儿童文学作家并未受后现代的种种特征所支配、局限,而且还利用了这些后现代条件,打破读者对传统故事模式的期待,承认儿童是天生的解构者,邀请他们和文本建立起强有力的关联。wait!nopaint!正是借助儿童文学新形式的创建,引领读者以充满趣味的方式理解儿童文本创作的方式。

  四、结语:后现代之于儿童文学的意义

  关于后现代主义存在着许多争论,有些人也认为儿童文学不必如此复杂。然而跟随时代的步伐,社会已进入后现代的趋势不容逆转。于是将儿童文学与文化变迁至后现代之间建立联系,这种强有力的关系在写作中延续,这不正是为儿童写作的本质。将儿童文学纳入到文学史版图,才有可能在艺术和文学上看见后现代趋势以回归,确认儿童文学在文学体系中的独特地位。

  后现代主义是以一种反叛现代社会文明的面貌出现,反对一元论、二元论,并对基础主义、理想主义等进行了解构与反叛,造成了一个纷繁的景观。于是人们不免产生这样的质疑,后现代主义之于儿童文学又能意味着什么呢?《真正的丑小鸭》中丑小鸭不会再变成美丽的天鹅,告诉我们理想不一定都会实现;《白雪公主》中主人公们离开了神秘的大森林,来到了现代都市社会,告诉我们英雄时代已悄然远去;《三只小猪》改编的高级之作wait!nopaint!,我们甚至看不到结局,没有结局的故事,也许就是故事的最高境界,留给读者以无限想象的空间。

  儿童文学这一为儿童写作的文学,历来以美和真,感化教育儿童,陪伴儿童一起走向成长的文学,看似与这纷繁复杂的后现代景观显示出不和谐的步调。因为后现代叙述似乎将推翻浪漫主义所建构的童年本质论,童心主义所建立的美好童年,使他们一直努力保护、不断寻找的纯真童年受到威胁。确实有些作品的一些反英雄主义情节的出现,对于培养儿童的高尚情操有一定阻滞,但是从相反的方面说,退去虚幻的现实外衣迎回真实的现实,也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现实体验的真切之感,反而会引起他们的共鸣也说不定。

  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当代儿童文学并未受制于科技发展以及文学意义、叙述结构的瓦解与重建。相反,在某些方面来说,它积极地拥抱了后现代艺术的活力,并不断的创造挖掘新的表现可能。儿童文学故事结局的颠覆造就了阅读的多重可能性;内容对崇高伟大的消解更走向了写实文学,真正走进了生活;叙述的开放性……这些现象都是在力求尊重多元化的思维方式,追寻社会进步之下的创造性成果与现实主义关怀。

  另外,后现代的儿童文学从读者那里形成了新的诠释能力,使经典的作品拥有了一种适合读者阅读的开放,同时可以让它们在各时代不断焕发自身的新活力。这种开放式、多元化的后现代解读方式,更为我们重新审视并重建儿童文学的经典提供了更为广阔的文化视野。对于儿童文学来说,多元并置、适时常新,是适合儿童文学时代性品格的。这会促进儿童文学的发展,适合儿童的需要,这是时代的发展下儿童文学的新趋势。

  参考书目:

  [1]培利·诺德曼.阅读儿童文学的乐趣,[m].台北:天卫文化图书有限公司,2002.285-286.

  [2]席斯卡,史密斯.真正的丑小鸭,[m].台北:三之三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99.

  [3]brucewhatley.wait!nopaint!newyork:harpercollinspublishers,2001.

  [4]davidwiesner.thethree

  pigs.newyork:houghtonmifflinc

  ompany,2001.

  [5]deborahcoganthacker,jeanwebb.儿童文学导论:从浪漫主义到后现代主义[m].台北:天卫文化图书有限公司,2005.

  [6]约翰·洛威·汤森.英语儿童文学史纲[m].台北:天卫文化图书有限公司,2003.

    Copyright@2000-2030 职称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7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选择,论文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