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农村留守初中生网络成瘾及影响因素研究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6-05-23

 【摘要】目的:了解湖南农村留守初中网络成瘾率及其影响因素,为预防农村留守初中生网络成瘾提供科学依据。对象与方法:采用整群抽样方法从岳阳农村初中抽取两所学校的七、八、九年级全体学生作为研究对象,采用自行设计的问卷进行调查,对资料采用统计描述及 检验或Fisher确切概率、t检验和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农村初中生网络成瘾检出率为8.8%。网络成瘾的主要影响因素是男性、社会支持总得分低、客观支持得分低、社会支持利用度得分低;不同年级、是否是独生子女、是否留守、不同留守方式、不同留守时间网络瘾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应重视农村留守初中生网络成瘾现状,采取积极有效的策略和措施预防农村留守初中生网络成瘾。
【关键词】农村初中生;留守儿童;社会支持;网络成瘾;影响因素;
【中图分类号】R39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5)20-0234-03

      Abstract】Objective  The aim of this study was to establish the prevalence rate of internet use and internet addiction among rural left-behind juniors in yueyang country of hunan and the determinants in order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preventing and controlling rural left-behind juniors internet addiction. Object and Method  This study is the cross-section survey and countryside juniors from yueyang country were the research object. We selected two countryside middle schools by random cluster sampling from countryside middle schools of yueyang country. The research adopts questionnaire designed by myself. Description the general demographic information of the object,   test compares   test or fisher exact probability and multinomial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Result The rate of internet addiction of countryside’s junior  is 8.8%. The posibility determinants of internet addiction are gender,the score of social support is low, the score of objective support is low, the score of social support utilization is low; and there are no different in grade;the only child or not;left-behind or not;the way of left-behind;the time of left-behind. Conclusion 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situation of Internet addiction of countryside left-behind juniors and take positive and effective measures prevent countryside left-behind juniors from Internet addiction.

      Key words】Rural junior;Left-behind children; Social support; Internet addiction;Determinants
据《第3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到2015年6月,中国网民数量达6.68亿,其中10~19岁年龄占23.8%,是中国网民年龄结构中的第二大群体[1]。一方面由于互联网络具有开放、互动、平等、自由、信息量大等特点,为该年龄段青少年提供了学习知识、交流思想和休闲娱乐的平台,对青少年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另一方面由于青少年心理发展尚不稳定、不成熟,自控能力差,容易导致青少年沉溺于网络中,因此,互联网像把双刃剑对青少年的影响是不容忽视的。网络对青少年的主要影响表现为病理性网络使用,即网络成瘾。网络成瘾(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简称IAD),是指在无成瘾物质作用下的上网行为冲动失控,过度沉溺在网络中浏览和游戏或热衷于通过网络建立人际关系,表现为由于过度使用互联网而导致个体明显的社会、心理功能损害[2]。
由于青少年网络成瘾危害严重,且影响因素多而复杂,有研究表明 [3-4]:男性、城市、留守、独生子女、大学生,社会支持得分低是网络成瘾的危险因素。城市青少年网络成瘾引起了社会极大关注,并且已有大量关于城市青少年网络成瘾的研究。留守儿童是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出现的一个新的弱势群体,为了解农村留守初中生网络成瘾的主要影响因素,预防农村留守初中生网络成瘾提供科学依据,于2010年9月~10月随机抽取湖南岳阳两所农村初中调查全体初中生网络使用及网络成瘾现状进行了调查。
1.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用随机整群抽样方法从岳阳农村初中抽取两所初中七、八、九年级全体学生22个班级的1050人作为研究对象。
采用现况研究样本量的估计公式为:N=Z2a×pq/d2,根据现有的文献,采用《Young的网络成瘾调查量表》调查到的网络成瘾的发率在3.6~14.2%之间,取Z2a=1.96,d=0.2p,计算样本量约为900。
1.2 研究内容
本研究采用自行设计的《初中生网络使用情况调查表》,调查内容包括被调查者的一般情况、网络使用情况和社会支持情况三部分。
1.2.1一般情况  包括性别、年级、吸烟饮酒情况、父母的婚姻状况、与父母的居住情况、父母的文化程度、职业和家庭经济情况等。
1.2.2网络使用情况  包括是否上网、上网时间、上网地点和《Young 的网络成瘾量表》等。《Young 的网络成瘾量表》是美国匹兹堡大学Young KS编制的网络成瘾诊断标准。该量表可作为青少年网络成瘾诊断的普遍性测量工具,共有8个问题,以“是”与“否”作答,“是”计1分,“否”计0分,得分为5分及5分以上可以判定为网络成瘾。研究表明该问卷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Cronbach а系数为0.76
      [5-6]。
1.2.3社会支持情况  采用由肖水源教授等人1990年修订的社会支持自评量表,共10个条目,包括主观支持、客观支持和支持利用度3个维度。社会支持的总分为10个条目得分相加。研究表明该量表具有很好的信度和效度,重测信度为0.92,量表内部一致性Cronbach а系数为0.89
      [7]。
1.3 分析方法
采用Epidata3.02建立数据库,使用SPSS17.0和SAS9.1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或Fisher确切概率,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多因素分析采用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
2 结果
本研究共发放问卷1050份,回收问卷1050份,剔除不合格的25份问卷,有效回收率达97.62%,完成预期样本的118.89%。
2.1 初中生网络使用情况及网络成瘾情况
研究显示:1025名初中生中有809名学生上网,上网率为78.93%,其中符合网络成瘾诊断标准的有90人,网络成瘾检出率为8.8%。
2.2 网络成瘾的影响因素分析
2.2.1人口学特征对初中生网络成瘾的影响  不同性别、年级和是否为独生子女初中生网络成因情况详见下表1,本研究显示:男性是初中生网络成瘾的危险因素。
表1  不同人口学特征网络成瘾检出率比较

*有36人未告知性别,其中有5人符合网络成瘾标准;有2人未告知年级;有6人未告知是否为独生子女,其中2人符合网络成瘾标准。
2.2.2居住方式对初中生网络成瘾的影响  与父母同住的625人中有50人(8.0%)网络成瘾;与父亲同住50人中有6人(12.0%)网络成瘾;与母亲同住的85人中有4人(4.7%)网络成瘾;与祖父母或外祖父母同住的220人中有22人(10.0%)网络成瘾;与其他人同住的43人中有8人(18.6%)网络成瘾。经 分析结果显示:fisher确切概率为0.0823>0.05,不同居住方式网络成瘾率差别无统计学意义,即不同方式居住网络成瘾率无差别。
2.2.3留守对初中生网络成瘾的影响  留守的398人中有40人(10.1%)网络成瘾,非留守的625人中有50人(8.0%)网络成瘾。经χ2分析结果显示:χ2=1.26,P>0.259,差别无统计学意义(P>0.05),即留守与非留守初中生网络成瘾率无差别。
2.2.4留守方式对初中生网络成瘾的影响  与单亲分居的135人中有10人网络成瘾,成瘾率为7.4%;与双亲分居的263人中有30人网络成瘾,成瘾率为11.4%。经χ2分析结果显示:χ2=1.578,P=0.209,差别无统计学意义,即不同留守方式网络成瘾率无差异。
2.2.5留守时间对初中生网络成瘾的影响  分析初中生与父亲或母亲分居时间对网络成瘾的影响,将初中生与父母分居的时间按分居1月以下、分居1~6月、分居6月~1年和1年及以上分为4个不同留守时间段,与母亲分居1月以下47人中有8人(17.0%)网络成瘾,分居1~6月的77人中有9人(11.7%)网络成瘾,分居6月~1年的61人中有5人(8.1%)网络成瘾,分居1年以上的107人者中有13人(12.1%)网络成瘾。经χ2检验结果显示χ2=0.775,P=0.855,差别无统计学意义,即与母亲不同分居时间网络成瘾率无差异。与父亲分居1月以下57人中有3人(5.3%)网络成瘾,分居1~6月的82人中有10人(12.2%)网络成瘾,分居6月~1年的70人中有4人(5.7%)网络成瘾,分居1年以上的108人者中有13人(12.0%)网络成瘾。经χ2检验结果显示χ2=3.87,P=0.276,差别无统计学意义,即与父亲不同分居时间网络成瘾率无差异。
2.3 社会支持对初中生网络成瘾的影响
成瘾组社会支持得分在客观支持维度、社会利用支持维度和社会支持总得分方面低于非成瘾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2。
表2  成瘾组与非成瘾组社会支持得分比较

2.4 初中生网络成瘾影响因素的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
以是否网络成瘾为应变量,以年级、性别、是否为独生子女、父母婚姻状况、居住方式、是否留守、社会支持的总得分、主观支持维度得分、客观支持维度得分和社会利用支持维度得分为自变量,将社会支持的总得分、主观支持维度得分、客观支持维度得分和社会利用支持维度得分按≤P25,P25~P75,P75及以上分为3组,以a入=0.05,a出=0.15,采用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进入回归模型的变量有性别和社会支持总得分,男性和社会支持总得分低是农村初中生网络成瘾的危险因素。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见表3。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