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哲学在图书馆学中的理论应用研究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8-10-02

  信息的哲学问题由来已久,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引起哲学界的真正重视。随着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哲学界提出了信息哲学(Philoso?phyofInformation)的概念,并提出了信息哲学的研究纲领,正式把信息作为哲学的基本概念列入研究范畴,从而确立了信息哲学这门新兴的、具有交叉科学性质的独立哲学学科。

  1信息哲学的起源及其定义

  信息哲学的发展经历了4个阶段:20世纪50年代开始的探索阶段,80年代的徘徊阶段,90年代开始的理论确立阶段以及21世纪以来的应用探索阶段。其中,英国牛津大学哲学系教授弗洛里迪(Floridi)在建立和推动信息哲学研究的过程中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1996年,弗洛里迪提出了信息哲学的概念,并在其著作《哲学与计算导论》中阐述了信息哲学的研究对象与任务;2002年他发表了《什么是信息哲学》一文,第一次系统地分析了信息哲学的性质、具体含义、基本原理以及信息哲学作为第一哲学的理由H;2004年7月,弗洛里迪在《元哲学》上发表了《信息哲学的若干问题》,给出了信息哲学研究的问题所在。后两篇文章的发表可被视为信息哲学诞生的标志性与奠基性工作。弗洛里迪指出,信息哲学的研究内容涉及两个方面:一是信息的本质研究及其基本原理,这包括它的动力学、利用和科学的批判性研究;二是信息理论和计算方法论对哲学问题的详细阐述和应用。

  2信息哲学在图书馆学中的探索

  2.1在国外图书馆学中的探索

  在哲学发展历史上,哲学家的研究焦点在不断地变化,从存在到知识,到意义,再到信息。20世纪末信息哲学的兴起为解决信息社会各种问题提供了哲学基础,也为情报学带来了一个建立自身理论基础的机遇,这正是情报学多年以来苦苦追求的。学术界认为情报学是一门应用信息哲学,这就意味着情报学可以被看作是应用信息哲学,而信息哲学就可以成为情报学的理论基础。弗洛里迪在其《关于把图书情报学定义为应用信息哲学》一文中分析了信息哲学、图书情报学、社会认识论之间的关系,指出在哲学和图书情报学之间存在一种天生的关系,这种关系是社会认识论所不能为图书情报学提供的。2001年,美国图书情报学家K.R.Herold在《图书馆事业与信息哲学》[文中指出:图书馆学是一门应用哲学。该文从图书馆工作的实际经验、权威著作、分类、认识论、逻辑学、存在论、智力等方面分析了图书情报学与信息哲学的关系。

  2.2在国内图书馆学中的探索

  自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哲学界就有学者开始关注信息科学中的哲学问题,并讨论尝试建立信息哲学的基本理论。至今,信息哲学研究日益系统化、体系化,并逐渐走向完善和成熟,形成了有中国特色的研究模式。

  我国的信息哲学研究除了翻译和介绍国外的研究成果,如社科院哲学所副研究员刘纲翻译了弗洛里迪的《什么是信息哲学》,并且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介绍了信息哲学的发展历程、信息哲学的研究纲领、信息哲学的含义等&9。此后,信息哲学逐渐被国内的图书馆学专家学者引进到图书馆学和情报学领域,众多学者开始关注信息哲学及其方法在图书情报学中的应用问题,开始了或综合叙述或具体理论方面的探索和总结,典型代表作品有:2003年,张福学的《信息哲学论要》;2004年,曹文娟、赖茂生的《信息哲学研究综述》;2005年,陈忆金的《现代情报学的理论基础——信息哲学》;2008年,周雪华的《信息哲学与图书情报学》;2009年,王知津的《情报学理论的哲学研究进展》;2010年,许亮、赵玥的《信息哲学:21世纪图书馆哲学研究的新范式》;2012年,蔡东伟的《1980年以来我国信息哲学研究特征的定量分析》,等等am。这些研究成果在—定程度上表明,信息哲学的学科边缘、交叉性质与科技进步,与情报学、图书馆学、文献学的发展联系密切,但目前还没有很好的范式来整合相关研究资源。从主题词的内容特征看,信息哲学在图书馆学应用研究领域得到了很大发展,但发展不够迅速,需要业内专家给予进一步的关注,以创建现实主义的应用研究纲领。

  3信息哲学在图书馆学中的理论应用

  3.1信息哲学为图书馆学提供了新的理论基础

  图书馆学一直在寻找自身的理论基础,如波普的3个世界的理论.但是这些理论基础并没有很好地推动图书馆学的发展,这是因为作为图书馆学的哲学理论基础的信息哲学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正式地被提出来。学术界认为,图书馆学是一门应用信息哲学,这就意味着图书馆学可以被看作是应用信息哲学,而信息哲学就可以成为图书馆学的理论基础。通过分析图书馆学的研究方法、层次、研究对象与规模和研究目标,我们可以得出信息哲学能够作为图书馆学的理论基础这样的结论。弗洛里迪在文章“OnDefiningLibraryandInformationScienceasAppliedPhilosophyofInformation”中分析了信息哲学、图书馆学、社会认识论之间的关系,指出在信息哲学和图书馆学之间存在一种天生的关系,这种关系是社会认识论所不能为图书馆学提供的M。图书馆学的发展不能依靠某些以前借来的理论,作为一门应用信息哲学,图书馆学能够随着信息哲学自身理论研究的发展取得更大的成就,同时建立自己的理论基石。

  3.2信息哲学拓展了图书馆学的研究领域

  美国图书馆学家K.R.Herold在《图书馆学与信息哲学》一文中,从图书馆工作的实际经验、权威著作、分类、认识论、逻辑学、存在论、智力等方面分析了图书馆学与信息哲学的关系,指出:“图书馆学并不一定要选择一个与信息有关的特别的哲学位置。我们必须认识到信息给人们的思维方式和经验共享带来新思路的时代即将到来。我们应该更加积极地参与到信息哲学的讨论中去。作为国际图书馆学核心期刊的“LibraryTrends”,将出版一期有关信息哲学的专刊。由此可见,图书馆学界对信息哲学这一新的学科以及方法论的重视。这是因为信息哲学的兴起给图书馆学带来了_个建立自身理论基础的机遇,图书馆学界应该把握好这个机遇,建立图书馆学发展的哲学理论基础,从而拓展图书馆学的研究领域。

  3.3信息哲学对图书馆学的实践工作有指导作用

  弗雷德里克?亚当斯认为:信息概念的使用是20世纪下半叶哲学领域最成功的事情。信息在人类社会所掀起的滔天大浪,正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环境、思维方式。哲学这门古老的学科对于信息的研究也取得了不少的成绩。信息哲学这门新兴的学科给哲学界带来了新的空气,因此弗洛里迪称其为“新的第一哲学”。不同的学者从不同的角度研究这个新的领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果。当今世界的发展趋势公认是朝向信息社会或知识价值社会,作为时代精神的哲学当然应当反映这一变化[22。图书馆学作为以文献信息交流和知识组织为对象的学科,既有条件,也有责任为发展起这样一种新哲学做出自己的贡献,从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理论基础、奋斗目标、工作流程、数字图书馆等角度深入研究,让信息哲学在图书馆学的实践工作中起到具体的指导作用。

  3.4信息哲学成为了图书馆学研究的新范式

  互联网、搜索引擎、WEB2.0、云计算等信息科学与信息技术迅速发展与日趋成熟,使图书馆的物理形态由传统实体图书馆转向数字图书馆、虚拟图书馆等新形态,图书馆学的研究对象也由传统的以纸质为载体的文献转变为以数字形式存储和传递的信息,实现信息与知识的有效组织与管理正成为图书情报学研究的新课题和研究的重点。信息技术的发展及在图书馆的广泛应用,必然要求图书馆服务范式更加关注信息及其管理,必然要求图书馆职业在更大程度上应该采用信息范式。其基本特征表现为注重信息交流过程,视图书馆和信息中心为这一过程的重要环节;强调图书馆职业的技术色彩,注重新技术的应用,视技术手段为图书馆工作和信息服务工作的最重要因素;注重从职业外部吸收新的理论,图书馆员的身份逐渐转向信息管理人员。传统图书馆服务范式向信息范式的转化,是图书馆职业在信息社会的主要出路之一,它不仅可以提高信息时代图书馆的地位,而且可以为图书馆的跨越式发展提供新的途径。

  4 结语

  在复杂多变的信息环境中,作为应用信息哲学的图书馆学,其研究重点更多地集中于知识、情报、信息的挖掘、管理和利用,多样化交互式信息服务的提供,以及学习型图书馆的创建等方面,它可以应用信息哲学的基本原则和一般方法解决特定的实践性问题和现象。同时,图书馆学所进行的以服务为导向的经验研究,也有助于信息哲学中基础研究的开展。作为_种全新的研究范式,信息哲学不仅可以成为图书情报学的哲学理论基础,而且可以成为现代图书馆哲学研究的新范式,还可以为图书情报学研究提供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促进其建立新的科学理论体系,在信息时代实现更快地发展。因此,我们应该积极探讨信息哲学的发展,以便更好地指导图书馆学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操作。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