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时代性与独立性之辨析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8-10-03

  一、网络文学的界定网络文

  网络文学专指网络小说。这一界定将其他体裁统统排除,看似不够严谨,有违文学常态。只是由于网络小说发展尤为迅猛,声势煊赫,受众广泛,让人们提及网络文学时往往第一个想到,成为约定俗成的代称。关键是,小说在网络文学所有体裁中与传统文本的区别最为显著,从传统小说到网络小说,不是简单地通过电子录入和联网上传就能够完成转型,两者之间鸿沟巨大,几无跨越的通道。网络文学要求互联网有能力承载文学活动的每个步骤,成为创作、传播、阅读的自觉和习惯,而不仅仅是手段和平台,小说率先达到了以上要求,当网络小说出现时,纯粹意义上的网络文学才真正产生。折中地看,以内涵来界定,能够区别于传统,反映互联网基本特征的动态的文学形式,可以称作网络文学。该定义圈定了这一新型文学的互联网特性,贴上反传统的标签,但对影响范围和外延未加限制,同时强调了网络文学具有两条生命线,一是互联网,二是动态性,前者毋庸置疑,后者稍作解释:传统文学的创作和阅读显得相对独立,传播方式相对单一,文本及其各要素在传播过程中呈现相对静止的状态,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体系。界定网络文学,应突破传统的文体界限,引入平台和载体视野,将博客、微博等文字空间,网络相册、网络动漫等图像空间,微电影、网络剧、网络音乐等视听空间一并容纳进来。在这个过程中,网络文学的内涵不断扩充,表现形态处于持续性的变化中。宽泛定义网络文学,等于淡化文学的独立价值;而局限于网络小说,则一叶障目,忽略了文学的多样性。本文取折中义作为研究视角,是因为网络文学对外展现出颠覆传统的态势,彰显了对时代的迎合与共谋关系,对内却抱着开放姿态,在每种表现形态内融汇一切平台资源,以特有的方式表达对时代的意见与抵抗。

  二、网络文学的时代性

  文学与时代之间看似盘根错节,稍加梳理,不外乎以下四种关系。文学反映时代精神。从模仿到现实主义,写实是文学最基本的创作方法,也是文学功能在各个时代最直接的显现。历史浩瀚,寰宇多姿,囿于生命苦短和视野局促,我们无法逐一亲历通晓,不论巨匠精英或贩夫走卒,思想言行里都铭刻着时代的印记,由他们创作、传播、阅读、构成的文学作品里,存活着属于这个时代的记忆、荣耀和价值观,又因此招致后人的傲慢与偏见。《水浒传》与《金瓶梅》成书年代相近,故事背景相似,可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前者被供奉传颂,后者被斥为淫花毒草,难入庙堂,遑论课堂。网络文学如今的处境类似于当时的《金瓶梅》,虽然被排斥于正统之外,但大多数人都不会否认今天属于网络时代,网络文学不仅在内容上展现了当代人的生存状态和精神诉求,更在形式上印证了当代文化的一大显著特征——复制。本雅明最早提出,从机械时代开始,“即使最完美的艺术复制品中也会缺少一种成分:艺术品的即时即地性,即它在问世地点的独一无二性”,数十年后的文化研究学者指出,后现代主义中最基本的主题就是复制,这些论断为网络文化的同质化趋势提供了理论依据。文学跟从时代指引。每一次风云变幻,既能成为文学作品的内容背景,还能作用于文学自身的发展规律,往往一条政令就能在特定范围内改变文学方向,此类事例在历史长河中屡见不鲜。当然,这种被动改变不在重点讨论之列,我们关注的是文学对时代的感知与主动迎合。以唐代为例,短短二百余年间,随着政权兴衰,唐文学以诗歌为潮头,从刚健到包容,再从沉郁到清寂,走出了一条初、盛、中、晚的鲜明轨迹。与唐文学相关,元曲《西厢记》取材于唐传奇《莺莺传》,两者故事主体类似,结局却是大相径庭,一个是圆满的喜剧,一个是决裂的悲剧,喻示了各个时期对于自由恋爱的接受程度;终成眷属抑或始乱终弃,张生和崔莺莺的命运表面上由作者主宰,实则由时代写就。如今,商业大潮推动了网络创作的职业化,使得大众和出版方在进行考量和取舍时,作品的娱乐性、商业性往往凌驾于文学性之上。很多时候,这种跟随是在无意识当中完成的,时代的旗帜不可能招揽所有人,但它至少会在你的视网膜上种下一抹颜色的记忆,然后经年累月,润物无声。文学推动时代潮流。大自然孕育的人类能够改造自然,而人类创造的文学,也能对人和世界施加影响。与宗教注重来世、彼岸不同,文学的能动性通常表现为现世回报的实用追求。明清科举以八股取士,因而掀起的八股风潮禁锢了数百年中国文人的创新思维,使之与时代隔绝,延缓了中国追赶世界的脚步。从近代开始,由于生动且易读,文学成为承载西方思潮的重要载体,大量涌入的思潮及作品,被知识青年奉为救世主的图腾,不仅催生了中国新文化运动,也对中国现代化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网络文学对影视娱乐行业所产生的影响更无需赘言。但我们不能就此认定文学具有决定作用,如果将历史比作一列缓缓前行的火车头,文学所扮演的,至多是烟囱里喷出的浓烟,排解着时代过剩的热量,警醒着前路候车的旅客。文学掩盖时代表象。如前所述,文学直指人的内心,间接地表现世界,它精于伪装,有能力将自己打扮得超凡脱俗,模糊时代印记,制造幻想来迷惑众生。中国古典神怪小说尤其精于此道,只不过它们的教化目的稍显露骨,《封神演义》主张道教正统,《西游记》宣扬皈依主流,都容易被人识破。相较之下,今天的许多文学作品做得更加隐蔽,从早前的琼瑶言情、武侠小说和古装影视剧就可见一斑,而如日中天的网络文学里的玄幻、穿越、架空等类型小说,似乎在否定着文学与时代的必然联系。且不谈这些历史戏说中寄托着怎样的社会理想,也不论那些无根幻想中发泄着怎样的现实情绪,只要细细思索,这种宽广的文学空间因何而生,这种新的文学样式何以兴盛,你的疑惑自会迎刃而解。这种不同步性与能动性,其实都可以看作是文学挣脱时代束缚,对自身独立性的追求。

  三、网络文学的独立意识

  魏晋以降,文学对自身的独立性孜孜以求,独立意识愈加浓烈,但不意味着具有独立性。换句话说,文学从未真正获得过独立地位。独立意识贯穿于文学发展的始终。首先,文学起源于对生活的独特把握。亚里士多德认为诗歌源于对自然和社会生活的模仿,这种模仿不是机械地复制,而是人积极参与进来的创造活动,展现个人的天赋禀性,所以使得艺术有别于一般生活。其次,文学追求独立性的脚步也从未停歇。春秋时代尚未开启文学审美的自觉,孔子及众弟子对《诗经》审核整理,目的在于宣扬“思无邪”的教化观念,但当中的大多数诗篇,虽反映了社会风貌和日常人生,仍以真挚委婉的情感抒发和朴实考究的语言组织,显露出文学特有的观察角度;宫廷文学耽于绮靡,内容空泛,依然展现出与政论文章截然相反的审美旨趣;即便是特殊时期出现的革命浪漫主义,也在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保存文学的荣光。文学亦人学,独立意识即人的不屈从,无论哪个时期哪种文学样式,这种创作态度均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包括如今的网络文学。人的不屈从不代表文学与外力无关,文学具有自律精神,并不意味着它真正获得过傲然于世的独立性。通行的观点认为,自然和社会科学指向世界,人文科学指向人的内心,文学中的表现主义流派则更为大胆,让内心情感凌驾于外在形式之上,在卡夫卡极为有限的面世作品中,那艰涩、扭曲、惶恐的笔触不正是作者闭塞生活和孤寂心灵的写照吗?但卡夫卡对孤独的价值追求不是与生俱来的,其创作风格除了受到家庭、工作、情感经历等小环境的影响,还与时代这个大环境密不可分,他笔下小人物懦弱迷惘的困顿处境,根源于一战前后的经济萧条,以及现代人面对现代社会时陌生的恐惧感和深重的无力感。中国魏晋时期的文学早已蕴含了表现主义的某些元素,和当时盛行的避世隐逸风潮一样,文学追求率性自然的出发点是文人在朝堂上的彻底失声,田园生活悠然恬淡的参照系是百姓在乱世中的流离悲苦。今天有许多人将网络当做隐匿的桃花源,可以获取绝对的自由,殊不知久违的话语权依然旁落,自身言行更加无所遁形。

  四、总结

  文学终究无法纯粹,也不能以纯粹作为归宿。它不知疲倦地追求独立和自由,目的在于按照自己的方式,发自本心地记录时代。网络文学的出现,只是表明这场独立战争借助互联网这一新媒体,告别了面对面的冷兵器交锋,迎来了涵盖更加广泛、远程精确打击的热兵器时代。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