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经典建构外国文学的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9-03-13

  一、《简爱》译本经典建构分析

  1.时代发展的需要。英国文学作品经过漫长的过程才被引入到中国。19世纪末期,英国文学进入中国,并与中国文学有机地结合到一起。最早被引入中国的作品是《天路历程》,是由英国人宾威廉和中国学者共同翻译而成。《简爱》在1927年被伍光建翻译成为中文作品《孤女飘零记》,于1935年年底被商务印书馆出版。这一时期的中国妇女开始关心国家,关心自己的地位,《简爱》中的人物符合这一时代发展的需求。《简爱》于1933年被李霁野翻译为《简爱自传》,于1935年被郑振铎、茅盾等发现,发表于《世界文库》刊行。《简爱》受到中国读者的广泛关注,并成为翻译的经典作品,主要归咎于中国女性地位的提高,女性自我意识的提升。因此,《简爱》在中国的出现,与19世纪妇女运动密不可分。随着中国女性对平等地位的不断追求,《简爱》中女主人公的抗争精神越发深入人心。

  2.中文翻译的作用

  虽然时代发展的需要为《简爱》的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但优秀的翻译也为其成为经典作品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简爱》翻译作品的语言优美、清新,叙述简洁、顺畅。《简爱》在中国经历了不同版本的英文翻译,不同优秀译本让女性读者从不同角度了解这部作品,并获得不同程度的精神力量。因此,《简爱》在中国拥有很高的普及率,在一定程度上归咎于优秀的翻译。翻译者来自不同的阶级,拥有不同的翻译水平,采用不同的翻译风格,丰富了《简爱》作品。出身于无产阶级的李霁野,其翻译的《简爱》译本起着推动社会革命的作用。严格直译的《简爱》表现出自己对勃朗特的喜欢。宾威廉翻译的《天路历程》,注重作品中的基督思想。《简爱》在中国广泛传播与译介在经典构建方面的作用有关。

  3.其他相关因素

  (1)巧合的初译。伍光建与李霁野对《简爱》的中文翻译,为其在中国传播奠定了基础。李霁野和伍光建在互补相识的情况下,都对《简爱》进行翻译,并于同一年问世,纯属巧合的初译。《简爱》问世以后引起社会的广泛轰动,但是初译并不完善,很快就获得其他翻译者的复译。

  (2)首译与复译。《简爱》自身的文学魅力吸引很多读者对其进行复译,并在社会上出现不同的译本。中国读者可以相互比较,从不同角度发现《简爱》的经典魅力。《简爱》的价值不能一次被发现,其魅力也不能一次被展示。随着中国文学环境的变化,《简爱》的文化价值逐渐被发现。《简爱》复译需要一定时间的文化积累,复译与初译之间为互补关系,也是初译的拓展。“butoftheblokeandaxeedge:ofthedissevermentofboneandvein;ofthegravegapingattheend”。李霁野将其译为“想着木砧和斧头,想着骨与血管的分开;想着,想着逃亡和流浪。”伍光建将其译为“只想到杀人台,刽子手的刀:这时候我只想到逃走,想到无家可归”。前者是对作品的复译,后者是对作品的初译。可见,前者是在一定时间积累后才被翻译出来的,前者更加准确地表达出作品的内涵。

  (3)“简译”与转译

  《简爱》刚刚进入中的时候,很多翻译者并不懂的原作品的内涵,直接对原作品进行翻译,这就是所谓的“简译”。虽然“简译”不能准确地展示作品的内涵,但对于《简爱》在中国的传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简译”后的《简爱》可能会偏离原著,语言方面也比较晦涩。

  二、结语

  总之,在稳定的社会环境中,文学经典构建健康发展。《简爱》在我国经历了不同的时代,并对当时的读者发挥不同的影响作用。目前,《简爱》的内涵被不断丰富,符合社会的人文主义要求。《简爱》这样的经典文学作品不多,深深地影响世界的文学爱好者。《简爱》的作用是多方面的,不仅可以拓展读者的视野,提高他们的兴趣,还可以培养读者的文学素养和阅读能力。因此,研究《简爱》翻译在外国文学经典建构中的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Copyright@2000-2030 职称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7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选择,论文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