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职业阶层的社会学分析及政治参与的作用论文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8-12-17

  白领阶层作为一个完整的概念进入中国,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国外企业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并开始出现外企雇员,特殊的人群、特殊的生活方式,或者说白领阶层也就随着诞生。随着经济的发展,白领阶层也不断被赋予新的含义,在科学技术日益发达,生产日益现代化的情况下,白领阶层的比例也有着提高的趋势。同时,居民收入水平大幅度提高,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现象,也就是个人之见的收入差距继续扩大。如何才能使社会处于一个稳定的发展状态,需要改变一个社会的结构,也就是需要形成一个庞大的白领阶层,这样一种社会结构才是社会稳定发展的基础。

  一、白领阶层的界定。

  在理论上,关于白领阶层的界定,有两个重要的视角:一个是阶级关系的角度,一个是市场机会的角度。首先,从阶级关系上分析,马克思认为,划分阶级的主要依据是人们的财产,或者说生产资料的占有关系,当生产资料占有了,意味着一些人可以占有另外一些人的劳动,在阶层结构方面,就体现为一种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这种剥削关系,就体现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界定。马克思认为这两种对立的阶级中,存在一种中间阶层,也就是说,资本的所有权与资本的支配权开始相分离,这就导致的白领管理阶层的出现。

  另外一种关于阶层划分的一个传统,就是从市场机会的角度划分。认识一个人在社会中的位置,主要看一个人在市场中的机会如何,那么这种机会,这种阶级,实际上就是市场中的机会,也就是说,你获取资源,获取生活的机会,但这个生活的机会,可能有优势和劣势的区分,而这种市场机会主要由三个因素决定,一个是关于生产资料的占有状况,第二是关于教育和技能,第三是他本身的劳动能力。根据这三个方面来确定在社会阶层中的位置。

  中国学术界对于白领阶层的界定一直处于一种模糊的状态,主要有三种主张:

  第一,以不同的劳动方式所做的界定。“白领”是脑力劳动者,“蓝领”则是体力劳动者。但是,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随着科技革命的进展,劳动者的劳动方式和劳动内容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一方面,繁重的体力劳动大大减少,“蓝领”劳动者中脑力劳动的成分日益增加,他们所受的教育与很多“白领人员”不相上下。另一方面,由于引进了机械、电子设备等,“白领人员”的工作中,体力的、机械性的劳动反而占有相当比例。如此,仅以脑力劳动作为“白领人员”的基本含义已名不副实。因而,一些研究者改称“白领”为“非体力劳动者”。

  第二,从社会职能角度所做的界定。联邦德国社会学家弗里茨·克龙奈在20世纪60年代初提出了“白领人员”所承担的四项职能:

  (1)行政、事务。

  (2)设计、计算、研究、分析等技术工作。

  (3)监督、管理、控制。

  (4)经营商业、买卖。这四项职能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曾经是由雇主担负的。这一看法的缺陷在于,人们因对这四项职能的理解不同而产生差异。

  第三,引入“纯粹物理条件”视角的界定。瑞士社会学家罗杰·吉罗德根据所谓的“纯粹物理条件”提出,“白领”具有两个显着的标志:

  (1)是从工作环境看,“白领人员”从事的是“科室工作”,而不是在车间同机械打交道。上班时穿戴得体,无需穿特殊的工作服。

  (2)是从工作对象看,“白领”多是与文件、文字、符号以及与人打交道,而“蓝领”的工作对象是“物”。以上三种观点对理解白领阶层有一定贡献,但伴随社会发展,此三种观点对白领阶层界定已存在巨大的不足。

  二、白领阶层的收入、职业及社会声望。

  首先,白领阶层具有六个重要的特征:第一是追求生活的多样化及生活质量的高品位。第二是职业的高流动性。第三是强烈的现实感和务实精神。第四是白领阶层更关注自我感受和自我实现。第五是具有普遍紧张感和焦虑感。第六是具有同情心和社会责任感。

  那么我们如何来分析看待白领职业呢﹖对于白领职业,主要应该从他的收入和他的职业来看。但是更主要的标准是他本身的收入。要维持一个富足的生活,或者说维持一个比较高的生活水平,必须有较为丰裕的收入。就白领阶层而言,一般来讲,他们有两种收入:工资收入和财产收入,这两种收入是兼而有之的。那么多少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白领阶层呢﹖这在任何社会中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明确的标准,但是可以根据他的一些消费行为、消费水平来进行估计。比如说体面的生活、丰裕的日常生活、高雅的文化艺术享受、定期高质量休闲度假、舒适宽敞的住宅或者别墅、名牌高档商品的购买,以及支持子女高额的投资等等,要达到这个标准显然是比较难的。所以作为一个白领阶层,仅有工资收入就不够了,必须与财产收入相互补充。另外一点,他们的收入是基于高水平的技术技能和专业技术,基于高效的管理组织才能。

  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的高收入者都属于白领阶层。区分的原则或者准则,在于他的收入的正当性。高收入、高所得税,这是白领阶层的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关于白领阶层尽管我们不能够很好地估摸出有多大的范围、有多大的规模,但是我们可以根据白领阶层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有个大致的估摸。

  从职业特征来讲,白领阶层职业是与社会进步同步的,具有鲜明的时代性。随着第三产业的蓬勃发展,金融、房地产、旅游、保险、商贸、传媒、法律、咨询、策划、社会服务、公用事业等领域的职员,科教文卫体等领域的专业人士,政府和社会管理部门的公务员,企业里的管理者等等,这些具有专业性、脑力劳动性质的职业构成了白领阶层的社会职业主体。

  人们在职业性质大体相同基础上,依据职业具体特点不同对白领阶层进行细分,认为“白领”之上有“金领”,“白领”之下有“灰领”,“白领”还涵盖“银领”、“粉领”、“绿领”等等。在城市中数量不多的中等收入阶层在产生分化,即中等收入阶层的上层和中下层普通白领职员的分化,而真正能够纳入上层白领的人数是很少的。媒体对所谓的“金领”、“银领”、“粉领”、“绿领”的报道与关注,从某种角度而言,这是对白领阶层分化现象的体现。

  从社会声望上看,白领阶层是一个具有较高社会声望的群体。声望是指一个人从别人那里所获得的良好评价与社会承认。这反映在白领阶层的职业声望和生活方式(即品味)两个方面。

  首先,白领阶层具有较高职业声望。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他的声望一般来自于占有一个公认的好职位。白领阶层成员占有的职位,从中国当前发展程度的角度而言,是好职位。这些职位具有的特点包括:

  (1)待遇好。这包括占有该职位的白领阶层成员享有较高的货币收入,享受较高的福利(住房积金,保险,补贴),享有法定的节假日或企业规定的轮休时间,享有较好的个人职业发展机会,有较高的成就感。

  (2)劳资关系处理较好。一方面体现在占有该职位的白领阶层成员具有较高的职业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来源于企业运转的良好、运作的规范,这使得处于该职位的白领阶层成员感到有发展的前途。另一方面,则体现在意见表达的自由度上。对白领阶层成员在职场中重新定位、重新选择的原因进行了解发现白领阶层成员的“跳槽”原因之一是意见表达不自由或自由表达了却得不到重视,所以白领阶层成员在职业选择过程中注重好的劳资关系氛围。

  (3)工作资历的连续性。白领阶层成员的工作岗位相对于一般的普通员工而言较为重要,而且他们多在现代化管理程度较高的企业中靠自己的“个人奋斗”经受历练,因而他们在前一个职位工作的本身就为他们选择下一个职位(往往是一个更好的职位),提供了一种声望支持。

  其次,白领阶层具有独特的生活方式(即品味)。等级的划分建立在习惯的生活方式基础之上,任何一个人要想属于某一特定的圈子,首先必须满足它特有的生活方式的要求。而生活方式则建立在教育、出身、职业等事实之上。对照中国的白领阶层而言,其成员已经因相似的教育、出身、职业等事实而形成相似的生活方式,通俗一点说法就是形成了自己的品味,并且这种独特的白领阶层品味使他们与其他中产阶层相区别。生活方式主要体现在消费和社会网络关系两个方面。

  (1)白领阶层的消费。人们对生活方式的评价,常常自然而然地从他人衣食住行等方面的消费行为上来判断。一项调查显示白领阶层在消费特征上表现为:白领阶层的消费意识比较理性:注重商品的质地和实用程度占调查人数的55.8%,关心商品品牌占18.8%、商品款式占15%、商品价格占11.3%。同时,白领阶层的消费具有倾向性的。他们更乐于将上层的习俗与生活方式作为自己模仿的对象,努力突出自己与上层阶级相近的趣味,强调与较低等级阶层趣味的相区别,这样就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

  (2)白领阶层的社会网络关系。米尔斯曾说过,社交是为白领提高自己的社会名望服务的,“白领人士向各种高级因素借用地位的倾向非常突出,以至在所有的社会交往和工作地点的特征中都能见到这一现象。”在中国社会,社会网络关系越多,社会资本量越大,个人所能获得的社会回报也就相应较多。个人的社交能力与个人所拥有的社会资本的质量和数量有密切的关系。在社交中表现地更有技巧的社会成员,他们所能占有社会资源的量和获得的机会也相应而言较多一些。

  三、白领阶层在政治参与中的作用。

  第一,从政治参与主体意思看,表现为自动参与。白领阶层关心党关心国家政策,对社会未来发展充满信心,并表现出积极参与政治的特征。白领阶层自动参与的动机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源于白领阶层对本群体特殊利益的认知和追求。白领阶层的利益与企业的生死存亡息息相关,而企业的发展又与国家政策紧密相联。为了自身的利益发展与实现,白领阶层会关心国家大事与企业的发展前景。另一方面源于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情结。白领阶层作为知识群体,具有对国家与社会发展的忧患意识、对不正常的社会现象的批判意思、对国家与社会发展充满责任感。在此基础上,白领阶层与其他社会群体政治参与相比,有着更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国家意识,从而使其自动参与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利益的手段性参与,而是把政治提升到目的性参与的层次上。

  作为新社会阶层的白领阶层,其认同意识促使他们主动参与政治、关心国家发展和社会稳定,以独立的精神思考、评议现实问题。首先,白领阶层在自动参与方式上多选择快捷化的网络参与,常通过网络参与主动发表对国家和社会事务的建议与意见。其次,政治参与的公益性动机较强。白领阶层的主动参与源于其对国家与社会的责任感,以及对国家与民族发展的忧患意识。社会学意义上的“中产”,不但表示着经济收入处于社会中问,也体现着一种社会价值观,是一种地位名望、职业教养、社会交往、思想状态等的综合。白领阶层的阶层认同意识及主动参与不仅限于经济利益参与,其公益动机将政治参与提升到一个相对的更高层次上。白领阶层的自动型参与又强化了其社会责任感与国家意识,培养了其政治人格,学会了民主与宽容精神,使之维持较高的道德标准并将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

Copyright@2000-2030 论文期刊网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7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选择,论文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