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西方政党政治的新变化与应对举措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2017-10-14

  20世纪90年代以来,网络技术的发明与推广促使人类生存与交往的空间发生了巨大变化。西方政党认识到网络兴起对政党发展的机遇与挑战,为此,各国政党根据各自的现实需要做出了适应性变革,以提升各自政党的社会影响力。

  一、网络时代西方政党政治的新变化

  政党政治与网络具有高度关联性和耦合性,网络政治成为西方政党发展的基本趋势。在此背景下,西方政党政治出现一些新变化。

  (一)意识形态中间化

  从政治光谱分析,根据政党的主张和思想倾向,西方政党可以划分为左翼政党、右翼政党和极右翼政党等类型。在传统媒体环境下,政党多固守自身的意识形态和政党纲领,强调阶级意识基础上的政党认同。不同类型的政党凸显自身纲领的个性,尽量保持意识形态的独立性,忽视政党之间的共性和通融性,因此,区分不同政党的政策与路线相对容易。相比之下,网络环境下政党的左翼与右翼之间简单对立的政治景观受到冲击。在信息化高度发达的西方社会,社会关系多元化和复杂化使得政党赖以生存的基础发生变化,社会不同群体更多的是面临利益冲突而非传统的意识形态冲突。鉴于此,传统政党的维护阶级利益和组织阶级斗争的功能受到弱化,非"左"即"右"的单向思维模式已不能适应社会需要,社会对政党的利益综合与利益表达的功能提出强烈需求,政党的功能作用开始"泛化","政党的意识形态,在没有消除相互对立的同时,开始由基本上是完全互相排斥向互相借鉴、吸收的方向发展"[1](P106)。例如,德国社会民主党在1998年的竞选纲领中强调,要依靠从雇员到企业家,从手工业者、自由职业者到工程师、科技人员,从工会会员到所有中间阶层的一切人。英国"新工党"也把目光转向中间阶层,强调要"摒弃阶级政治",寻求跨阶级合作。在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在许多政策主张上高度一致,即使竞选阶段在社会政策方面出现较大分歧,无论是谁当选后,实际上实行的政策与对方的主张也不会有很大的差别。

  (二)权力结构横向化

  与其他政治组织和社会组织相比,政党的突出特点是自身具有明确的政治目标和政治纲领,一经成立,其结构就具有稳定性、组织性和系统性,是主要用来调节国家与社会的一个重要政治工具[2].过去政党主要依靠严格的纲领和党员队伍的组织纪律性,维护党组织的运行与传递党的意志,政党意志的贯彻建立在政党政治权威的基础上,通过行政命令和制定方针政策,实现权力自上而下运行。因此,过去政党对社会的领导主要依靠单向领导,缺乏与社会的互动,难以适应多元、开放的社会环境。然而,网络的互动性、超文本性以及廉价、便捷等优势与民众政治参与的诉求相契合,网络对西方政党的权力结构带来冲击,因此,政党、新兴媒体和社会组织都成为满足和代表民众诉求的一种渠道。基于此,为了适应媒体运行的规律,西方政党积极迎合媒体的需要,推选那些能从容面对媒体的人物当选政党领袖,以领袖的魅力提升政党整体形象,以争取在大选中获胜。在过分强调政党领袖媒体形象的背景下政党领袖化、领袖媒体化趋势日益明显,与此同时,西方政党基层组织的影响力也受到削弱,"党的纲领政策也往往按照传媒规律以最佳方式进行传播为准则进行删减与增加,这无疑会影响政党原有的党派特色"[3].

  (三)党员归属平淡化

  传统意义上政党纲领的贯彻实施与党的权力作用发挥限度以及党员向社会的宣传密不可分。也就是说,政党的有序运转要求其党员担负起相应的责任,履行必须的义务,这关系党的价值、目标、功能的实现。全球化和信息化条件下的西方政党,党员对党的纲领的忠诚度、对党组织的归属感普遍降低。例如,英国工党在20世纪70年代末拥有个人党员近70万,到90年代初则锐减为28万;法国社会党1981年党员人数为21万,1995年降至9万;瑞典社会民主党1980年有党员100万(总人口800多万),1990年后则减为18万;德国社会民主党1976年鼎盛时期党员人数超过100万,目前只有66万左右。

  20世纪90年代末的调查表明,英国工党党员65%根本没有为党工作,75%承认对党的事务从来就不主动或不太主动[4].西方政党的党员忠诚度、归属感降低由多方面原因导致,除了基层党组织规模缩小和西方实用主义的传统之外,网络媒体对西方政党政治的冲击也是重要原因。

  对普通民众而言,以网络为主体的新媒体的发展使传统政党较为严格的组织结构对民众失去吸引力,民众运用新媒体技术可以实现传统政党的利益表达与利益综合的功能;对于党内的党员而言,鉴于领袖媒体化、政党媒介化的现实状况,政党运行更多依靠党内精英,普通党员边缘化以致于责任意识减弱。

  (四)政党政治媒体化

  西方政党政治主要围绕竞选与组阁开展活动,任何一个政党要想合法地取得执政的机会,必须首先确保在竞选中获得绝对多数的选票。

  政党服务于选举,是西方政党政治的常态,这与西方国家的政党多属于议会框架下的体制内政党有关。无论是旧媒体时代还是新媒体时代,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一直是西方政党积极争取的重要力量,利用其宣扬本党的纲领、政策与主张。政党候选人拉拢媒体使其成为该党政治宣传的御用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讲,媒体在制造西方政治人物。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的互动性、多媒体和廉价的特征增强了政治的"说服力",谁赢得了媒体,谁就赢得了选举。此外,西方国家的媒体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多属于私营性质,以利润最大化为追求的目标,这为政党操作媒体提供了较低的政治成本。一方面,网络环境下政党的影响力不再简单地由政党的成员数量以及成分决定,政党的领袖可以直接通过媒体与选民进行沟通,一定程度上政党的领袖代表着政党的整体形象。因此,为了实现赢取占绝对地位的选票,政党日益倚重媒体,迎合媒体的运行逻辑,对本党的候选人或领袖进行包装并推向媒体。另一方面,媒体专家逐渐进入政党的决策圈,成为政党竞选的谋士,由他们设计渲染一些事件,使得政党的候选人或领袖光彩地走进媒体和走进民众生活。

  二、西方政党应对网络时代的具体举措

  在政党发展过程中,西方政党注重提升自身对网络环境的适应性,采取了诸多措施主动迎接网络时代对政党的挑战,以化解政党危机。

  (一)满足竞选需要,主动接近网络媒体

  从总体上看,西方政治的基本特征为,议会是政治的摇篮,体制内政党决定着政党多围绕竞选开展工作。西方政党认识到,网络时代要赢得选举必先适应媒体并赢得媒体,通过媒体向选民展示良好形象方有机会在选举中获胜。一是打造专业化的媒体竞选团队。例如,传媒出身并深谙政治新闻运作机制的曼德尔森和坎贝尔,就是在英国新工党领袖布莱尔支持下为其谋划新闻传播的策略。此外,坎贝尔还有规律地参加内阁会议。布莱尔政府重新设置传媒监控单位、研究与信息单位、战略传播单位等三家机构,从事为布莱尔团队准备数据的工作以应对社会各方面的问题[5].二是通过网络获得竞选资金。西方政党的选举政治对"金钱是政治的母乳"高度认同,网络环境下生存的西方政党认识到,可以运用网络获得选民对政党的支持进而对政党的竞选给予经济援助。有媒体报道称,美国总统竞选募集的资金中超过85%来自互联网,其中绝大部分是不足100美元的小额捐款。美国总统之所以能够赢得这场资金大战,与美国总统团队适应网络发展并转变竞选思维紧密相关。三是政党领袖在媒体上公开发表竞选演说。西方政党候选人的竞选演说通过电视、互联网向选民直播,使其第一时间能够了解到政党的政策与主张。为了满足选民的猎奇心理,有的政党有意选择性地重点阐释当时社会重难点问题并在政策上拉开与其他政党的距离,以拉拢部分选民而获得更多选票。四是一定程度上操纵和控制网络。网络时代西方选民获取信息的渠道多元化,运用网络搜索功能,可以对每个政党及候选人的基本情况与政策有充分把握,鉴于此,西方政党十分注重运用网络向选民灌输其政党的政策。如美国总统团队利用搜索引擎,购买关键字,增加竞选的筹码。

  该团队购买了Google的"关键字广告",选民在Google输入BarackObama(美国总统),搜索结果就会出现有关美国总统的视频宣传广告以及对竞争对手麦凯恩政策立场的批评[6].

  (二)推进电子政务,方便政党与民众交流

  网络媒体既是信息传播的重要平台,也是治国理政的政治资源。世界各国政党都注重运用网络资源加强党的建设,提高政党对社会的影响力。一是建立自己的政党网站和博客。

  1994年美国国会选举时政党建立了第一个网站。

  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和共和党有19位参选人建立竞选网站,其中15人开通大选博客。

  2013年日本智能手机免费通讯软件"LINE"的供应商LINE公司(东京)在"LINE"(中文称为"连我",相当于我国的"微信")上开设了各政方账号。日本自民党、民主党、日本维新会等十个主流政党开设了官方账号[7].二是以网络平台为抓手开展党内活动。网络渗透到政党活动的各个层面,"网络党"成为西方政党活动的代名词。为适应政党的层级组织结构向扁平化倾向发展的趋势,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德国社会民主党就将"拥有适合媒体社会的交流能力"视为该党的重要任务,启动了"红色电脑计划"和"红色手机计划".美国民主党提出将"虚拟的网络组织生活"同"现实的集会活动"相结合,在网上发布党的活动信息和进行动员,然后在现实场合中组织会议、游行与集会[8](P183-184)。澳大利亚工党为加强与海外党员的联系,专门创建海外网络组织,向其提供该党的相关信息并收集海外党员对党的意见建议,增强海外党员的归属感。三是运用网络宣传政党的政策。运用网络增强政党对社会普通民众的吸引力,也是西方政党政治运作的重要内容。

  在全球化、信息化时代西方政党都面临党员规模下降的困境,为此,运用网络吸收党员是西方政党扩充党员数量的策略之一。德国社会民主党利用网络吸收社会青年加入该党,通过网上招聘等方式给青年提供党内机构实习的机会;开通全国青年网站,根据青年人的年龄特征,提供符合其需要的信息,以"捆绑式销售"形式吸引青年人对社民党的兴趣,同时成立网上"青年网络管理之家",促进从事信息产业的年轻企业家与政治家对话[9].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澳大利亚工党以及荷兰工党等为了吸引选民和支持者加入本党,将党员登记表发布到互联网上,选民对该政党的纲领有兴趣可以随时在网上办理入党手续和交纳党费;成立基层网络党支部,吸引年轻人参加党的日常组织生活[10].

  (三)实时跟踪舆情动态,把握舆论导向

作者:佚名; 更新时间
Copyright@2000-2030 中国论文期刊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ICP备07016076号;《公安部》备案号:33010402003208
cnqika@163.com;zclwnet@126.com;zclwnet@163.com;13588037135
本网站收录了海量免费论文资料和上百个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审批过的具有国内统一CN刊号与国际标准ISSN刊号的期刊杂志,供诸位查阅参考和研究,但版权属原作者所有,谨防侵权。 诚实、正直是我们严格自律的行为准则;认真、守信是我们一贯的道德风范,我们将秉持专业、诚信、快捷、优质的服务理念,做好各级别各种类论文代理发表与写作指导工作!